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江西省 九江市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近期心愿中个大大大奖做慈善。
POPO  不评论诗词和转帖,不加入任何圈子。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共享单车是个好东西!

2017-5-23 21:18:28 阅读11 评论0 232017/05 May23

3月29日,九江街头一夜之间出现了共享单车永安行。5月20日,摩拜单车借势登陆。看着身边的年轻学生经常三三两两骑着黄的红的单车出行,我心里也痒痒的。

5月21日,要去南昌参加校友年会,一大早我就开始琢磨,去火车站这段路不长不短,正好可以让我用来填补空白。

天随人愿。一下楼我就看到一辆黄的永安行,狂喜!掏出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APP,这时发现早先就安装好了。按照程序一一操作,啪的一声,锁开了。

出小区的时候,有位年纪相仿的同事看到了,大声道:“呵,你还知道赶时髦!”

我是1998年开始骑摩托的,如此算来,该有20年没有骑单车了。我去火车站这一路下坡比较多,所以骑得还是比较轻松。

或许是我这个年纪骑单车的人不多,所以比较显眼,经常有小汽车伸出脑袋、超过去的电动车扭转脑袋来张望。到火车站的时候,一位骑电动车的女士还问我使用是否方便,要不要缴纳押金。

对于平时开车的人来说,突然骑起单车,有几点还是要提醒。单车没有后视镜和转向灯,拐弯要小心,最好打个手势;单车没有喇叭,提醒什么靠吼,不要不好意思;非机动车道很窄小,电动车比较欺负人,要特别小心。

我把车骑到了火车站旁边一家早餐店,往那一放,缴费1元了事。永安行APP显示:累计骑行里程4.4KM,累计碳积分101。我再看了看时间,耗时18分钟。

美中不足的,就是座垫有点梗屁股。

省事省心,绿色环保,5公里范围内最便捷的沟通工具,共享单车是个好东西!

作者  | 2017-5-23 21:18:28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有所高校,名叫九江学院!

2017-5-19 15:01:06 阅读22 评论2 192017/05 May19

(摄影 刘汉友)

这是一所高校,他没有什么二代背景,他是一所三流高校,而且还坐落在四线城市。

他追根溯源,有近120年办学历史,但今天(518)不过是他升本15周年的纪念日。

他有五个零散校区、四万师生员工、三大特色教育、两个办学层次、一座大学科技园,

但他至今还没有一个硕士点。

他历史上曾名号九江大学,但现在想复名依然距离遥远。

学生生气的时候贬斥他像臭狗屎,学生高兴的时候昵称他为庐山皇家学院。

他的校训是:竞知向学,厚德笃行。

他有傲人的区位优势:聚匡庐灵秀,蕴长江波澜,展鄱湖浩瀚。

这样一所三流高校,竟然培养了很多一流的学生。

老一辈有摩罗、汪中求、封志纯……新生代有毛浩鹏、刘鹏飞、石章强……

他的学生蛮多怪才,时不时给你一点意外惊喜,

如机材学生上个央视春晚、旅游学生一站到底弄个冠军、外语学生来个国学全国行什么的。

还有,银行率先推广的叫号系统、曾经火爆异常的偷菜游戏,都是他的学生的发明。

这是一所有点桀骜不驯的学校。

所以,他的每一位老师都可以奔着培养一流学生的目标。

所以,他的每一位同学都应立志成为三流学校一流的学生。

祝福,生日的九江学院!

.

作者  | 2017-5-19 15:01:06 | 阅读(22) |评论(2) | 阅读全文>>

这位少将有点特别!

2017-5-12 22:25:46 阅读83 评论7 122017/05 May12

今天下午,学校校园文化品牌“濂溪讲坛”迎来了一位重量级嘉宾——罗援少将!

关于罗援,通常的介绍多是这样的:出生于1950年,少将军衔,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原副部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国际军事分会会长、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学校“濂溪讲坛”已经走过了十年的历程,应该说是见过些世面的,登上讲坛的有一流学者,有外交官员,有政府高官,也有军界将官。按理说,罗援将军来到“濂溪讲坛”开讲,固然值得高兴甚至是自豪、夸耀,但也不应该有过多的什么特别之处。

然而不是。学校为了罗援将军的讲座,领导特地召开了多部门协调会;宣传口工作人员也特别上心,除了常规工作外,提前大半天就进驻会场;学生处组织学生纠察值勤,出动了国旗班;保卫处更是全体出动,在会场外驻守;校内单位和部门凭票入场,有的几十人部门只能分到一张票……这样的盛况,可以和2010年3月17日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做客“濂溪讲坛”相媲美。

罗援少将为什么这么受关注?我想,应该是缘于大家对他观点的认同吧。

关于时政的人,对罗援将军的观点都不会陌生。比如,今天的主题是《国家周边安全与软实力》,他讲了黄海东海和南海,讲了朝鲜日本和台湾,讲了过去现在和未来。

罗援将军朗读了自己的《满江红钓鱼岛》词作:怒火冲天,凭栏眺,惊涛飞泻。舒望眼,倚天拔剑,宇崩石裂。万里海疆孤岛咽,铜墙铁壁谁能越。待号令,收复旧河山,奏军乐。甲午耻,终欲雪;失土恨,今朝灭。驾长风横扫,帝国残月。壮士岂容完璧碎,男儿拼洒一腔血。剑指向,虎啸大风扬,旌旗猎。

作者  | 2017-5-12 22:25:46 | 阅读(83) |评论(7) | 阅读全文>>

《人民的名义》为什么虎头蛇尾?

2017-4-30 23:09:45 阅读45 评论3 302017/04 Apr30

前天是热剧《人民的名义》大结局,观众此时的淡漠和前些天追剧的热情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很多人心里都在问:就这么结束了吗?这是我《亮剑》之后第一次追剧,最骁勇的一天灭了他10集,因此感觉有义务激情参与一下。故而,先替编导明里回答你:任何电视剧,都有剧终人散的时候。暗地里,我再告诉你:实在编不下去了!

《人民的名义》结尾的这几集,除了祁同伟吞枪自尽比较惊艳之外,其他均乏善可陈。祈同伟我是替他惋惜了一把,但是想到他对陈海的无情无义,及假模假式去陈家挖地,也就觉得这是应该的回报。现在很多人都把祁同伟比做红与黑的于连,这是恰如其分的。祁同伟行事一直都很果断坚毅,包括他把枪口调向自己的那一刻,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和这个不能审判自己的世界做了最后的了断。放眼中国,这样敢作敢当的人不多了,高级干部当中更少。如果现实生活中真有祁同伟,那他应该是领导干部中非抑郁症而结束自己的第一人。

陈岩石也离开了,在剧中所有正面人物赞誉的掌声中永远离开了。这是个浑身都是符号的人物,在战火硝烟中为了获得扛炸药包的特权而入党,目睹了许多亲密战友倒在血泊之中,抚养烈士后人并使之成为省委书记,公检法转了一圈最终没能晋升副省级,作为能人担当企业改制重任并将命运终身与之相连……这样的人如果不死,他的存在纯粹是让很多高级领导相形见绌,起码面上也表现一点愧疚。那不行,一定得让他离开人间。编导最终处理得比较符合国人心态,让昏迷了整整50集的陈海苏醒过来,一命换一命。总之,作者不能让观众好人没好报的观念过于牢固了,但对艺术品来说,这就是窠臼,就是俗套。

高育良,高书记,高老师。最后的那一刻,你说

作者  | 2017-4-30 23:09:45 | 阅读(45) |评论(3) | 阅读全文>>

浔南开了新天地

2017-4-30 14:20:11 阅读20 评论0 302017/04 Apr30

新天地今天(4月28日)开张了!这座浔南目前最大的商业综合体,位于前进东路和青年南路的交汇处。无论你是否接受、是否喜欢、是否期待,它都来了。

今天一早,方圆五公里以内的市民,都感受到了新天地的影响或冲击。居住在匡庐苑小区的九江学院老师为了今早能够顺利送子女到新双峰上学,昨天晚上就把车停在校内,为的是绕开青年南路口的红绿灯。没想到他们今天刚刚把车开出南校门,就看到了长长的红色隔离带和禁止左拐的标志,还是不得不到青年南路口掉头,结果就是小孩子第一次迟到了。而习惯从南校门来校上班的教职工,则不能像平常那样在校门口那样左拐,必须前行到高速立交桥那掉头。有人责怪交警事先也不告知,接下来的抱怨声就更大了:你以为九江学院很有地位吗?如果有,这里就没有新天地什么事,而是给学校建濂溪书院了!

现在建设新天地的这块土地,原来归属庐山区骡子山村,我注意到它的时候居民已经不多了,那时另外还有一家公办的敬老院。后来居民住宅征收了,敬老院也迁移了,这里荒废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变成了一所临时性驾校。据传,九江学院曾涎着脸向区里、市里请求,希望把这块毗邻的土地划拨给学校,在这里复建濂溪书院,一是设立濂溪研究院进行文化交流,二是也可以作为市民的休闲场所。但是区里、市里都没有答应。情理之中嘛,划拨给你学校得不到一分钱,卖给开发商就会有若干纯纯的可观收入,现在的领导干部谁会做那百年树人的傻事。至于开发商如何得到这块地,没有看过公示,是否可以参照今晚大结局的热剧《人民的名义》中山水集团的操作模式,大家自己去判断吧。

我于新的得体的城市建设接纳多于排斥。原来浔阳区是极瞧不起庐山区的

作者  | 2017-4-30 14:20:11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瑞昌登武山闲步记

2017-4-23 21:58:06 阅读31 评论2 232017/04 Apr23

在九江、瑞昌接壤地界和滚滚东流的长江之间,有一片浩淼的水域,这便是江西省第五大天然湖泊、面积近70平方公里的赤湖。赤湖有丰富的文化蕴含,它的周边,流传着西汉张良归隐的故事,更多的则是朱元璋陈友谅的血泪趣闻。然而,赤湖的海拔可能只有20来米,所以衬得它南部的小山峦还有点巍峨,这其中就有海拔不过129米的武山。

说起武山的来历,似乎绕不过江北遥遥相对的文峰,武山据传最早被封为武峰,后来不知什么缘故,慢慢演变为武山。当地人告诉我们,武山又称望母山,因为山下黄桥、白杨和武蛟的民众外出,渐渐看不见站在家门口相送的母亲,只有武山还影影绰绰令他们频频回望;归乡时看到武山,就知道马上要回到母亲的怀抱,故而得名。还有近些年,当地陶姓人坚称武山就是他们先祖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所见的南山,他们便把武山称为南山,很强烈地表达了加入本土争夺陶渊明战团的热情。

然而,武山作为一座山丘,远不如它的附属武山铜矿更有名。武山铜矿是江西铜业公司的下属矿山,而江西铜业公司,高居中国企业500强第75位,因此这个矿区,曾经是周边农民眼中的天堂。26年前,我带一帮中文系的学生在武山铜矿子弟学校实习,几乎天天要在矿区的东区西区来回奔波,有兴致时是绕大道,今天知道当年走的是303省道。如果发懒了,便翻越渣土山抄近路,近是近些,速度却快不起来。那时候实习时间为一个半月,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日子,我们10人攀登了武山。关于攀登的过程,现在全无印象,也不记得是哪些人,所幸留了一张照片帮助回忆。至于武山还有点模糊的印记,记得到处都是荆棘,漫山遍野的,从山脚到山顶,都是。那时候年轻,正是现在年龄对折的年纪,因

作者  | 2017-4-23 21:58:06 | 阅读(31) |评论(2) | 阅读全文>>

趣看官博 喜放心花

2017-4-8 15:45:56 阅读27 评论4 82017/04 Apr8

盼望着、盼望着……春天的脚步近过蛮久了,昨天下午,终于和新媒体工作室第四期新成员见面了。新媒体工作室成立于前年11月11日,特意挑选的日子,人家光棍虐狗节,我们欣喜来脱单!屈指一算,工作室成立到现在尚不足一年半,居然新陈代谢割韭菜般到了第四期,看着非常熟悉的第一期、比较熟悉的第二期成员渐渐消失在视野中,内心良多感慨。不过,日渐熟悉的第三期已在发力,刚刚熟悉的第四期按照老司机喜形于色的说法是“有一批好苗子”。确实,在同学们前赴后继的合力之下,学校官博官微的数据令人舒坦,比如官博,最好的成绩是全国排名第32位,稳居全省三甲。

于微信,我时常转发;于微博,我时常关注一些有趣的话题。每逢这个时候,定然要提醒自己托好下巴。

现举一个例子,3月30日的话题#今夜话生活#:请用“我以为……结果……”造一个句子,看看谁的最虐心,嗨起来!

有趣然而不解的是,几十条跟帖,居然一点“嗨”的波纹都没有,小鲜肉们争先恐后拿腔作调玩起了深沉。我看热闹不嫌麻烦,把跟帖拨弄为三大心型,可笑看:

第一,闲心型:我以为我很帅,结果一照镜子发现岂止是帅,简直完美;我以为星期六补课,结果真的补课;我以为要到夏天了,结果还是冬天;我以为今天不会下雨,结果萧敬腾过生日;我以为我能瘦,结果现在能滚……

第二,虐心型:我以为要么不牵手要么一辈子是真的,结果我们还是输给了距离;我以为我的世界没有你我会很好,结果我已潸然泪下;表白时我以为她会拒绝,结果耳光太响,连回答都没听清;我以为我能陪你跑完漫长的马拉松,结果等在终点的却不是我;我以为我可以和你坐下来很平静地聊聊关于你我,结果你半路抛下我让我一个人难过……

作者  | 2017-4-8 15:45:56 | 阅读(27) |评论(4) | 阅读全文>>

对“我”来说,厦大就是——

2017-4-6 14:10:39 阅读42 评论8 62017/04 Apr6

对“我”来说,厦大就是——见到学弟学妹“我”就要告诉他们,芙蓉湖是我们八零级挖的第一锄,每担湖泥两角五,没有挖完就毕业了,然后你们就在那放歌闲坐养天鹅……

对“我”来说,厦大就是——找了另一半“我”就要第一时间把她带回厦大,给她讲讲芙蓉楼的学术卧谈会,讲讲如今大名鼎鼎的隔壁老王当年失恋后如何魂不守舍上错床痛哭流涕不思餐……

对“我”来说,厦大就是——“我”看似悠闲走过北大武大复旦川大校园,实则内心一直都在痛苦而幸福地比较,等到走出校门便如释重负:别的你牛我不管,我厦才是当之无愧第一美丽大学校园。

对“我”来说,厦大就是——朋友看你脸色不太好问是不是有什么不愉快,“我”告诉他是的最近激情缺失思维短路灵感贫瘠我要出去走走调整一下自我,朋友问你去哪要不要陪,我告诉他当然不要我去的是“厦门”。

对“我”来说,厦大就是——吃撑牛排大虾农家菜,喝倒拉菲茅台二锅头,朋友看你似乎还不如愿问到底怎么才能满足你,“我”啧啧嘴告诉他,只想喝芙蓉二小卖部的地瓜烧、吃霞溪路的海蛎煎!

对“我”来说,厦大就是——老总训斥说创业时那么艰苦你不辞职受挤压那么委屈你不辞职现在为个劳什子同学聚会不批准你却要辞职?“我”淡淡告诉他那是我和上弦场10年前的一个约定。

对“我”来说,厦大就是——有了爱车之后“我”去上车牌,1818婉谢,666漠视,9999你留给大款吧,我就要一个2146,凡我厦大人都懂!

作者  | 2017-4-6 14:10:39 | 阅读(42) |评论(8) | 阅读全文>>

也说清明禁忌

2017-4-4 22:45:55 阅读18 评论2 42017/04 Apr4

今天清明。前几天网上流传着几篇热帖,主题都是“清明若干禁忌”。读了,感觉开始还能正经交代几句,后面就变普通规矩为森严禁忌,甚至胡言乱语,说什么“发不遮额忌买鞋”“时运不济忌扫墓”“不能照相把阴气带回家”,等等。

清明节源于周代,最初只是节气名称,演变成纪念祖先的日子或与寒食节有关。从唐代开始,人们在清明扫墓的同时,也伴之以踏青游乐的活动,权做转换心情的调剂。因此,清明节也被称作踏青节。可见,古人在清明期间,是将祭祖和游乐合二为一的(当然需要时空的转换),并没有今日诸多的神道仙叨。

为什么清明禁忌越来越多、越来越稀奇古怪?这让我不由得想到,就好像一个小孩子要跟随大人或自己独个出门了。如果是一个平时就很讲礼节的规矩小孩,父母一般没必要再唠叨什么;如果是一个日常各方面希里马哈的顽皮孩子,父母必定千叮咛万嘱咐,生怕他捅出什么篓子。

很多人在日常,牢记不忘先辈的期望,凡有进步必感恩先辈,先辈虽然离去已久,但在内心始终相伴。这样的人,少有清明时节欲断魂的悲戚,他在先辈墓地,当无诸多禁忌。有感恩之规矩心,所作所为定然得体。平时希里马哈地顽皮,抛先辈于在九霄云外、忤逆三尺神明,因为心中有愧,来到先辈墓地,自然口将言而嗫嚅、步将行而趑趄,诸多五花八门令人啼笑皆非的禁忌便油然心生再外销他人了。

朋友,你是怎样的小孩?

作者  | 2017-4-4 22:45:55 | 阅读(18) |评论(2) | 阅读全文>>

这就是教育!这就是传承!

2017-4-1 23:26:56 阅读31 评论0 12017/04 Apr1

庐山作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圣山,无数的优秀子孙为她孕育、滋养,生前流连忘返,与世长辞后也不离开她温暖的怀抱。其中,既有本土骥子,也有他乡龙驹;既有旷世豪杰,也有红颜巾帼。在我不很完备的记忆中,九江城区附近的名流墓地就有田园诗鼻祖陶渊明、净土宗始祖慧远、理学思想开山鼻祖周敦颐、四大贤母之一岳母、中国第一个真正现代意义上的记者黄远生、新闻学界开山祖徐宝璜、民国第一位抗日烈士蔡公时、百年清华四大哲人之一陈寅恪……

我们学校是本地区一所综合性高校,传承地方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的责无旁贷,如果学校的各个专业能够对应一位专业相近的名人,每年清明为他们奉献一束鲜花,该有多好!但是……

前日,新媒体工作室的同学们提出扫墓,我给他们推荐了业界前辈黄远生和徐宝璜。两位虽然在中国新闻史上大名鼎鼎,但本乡本土了解他们的人真不多。经过多方打听,得知黄远生墓已经尤其后人迁葬至公墓区。其后我在百度搜索到了一则短讯:“在九江市庐山区虞家河乡鲁板村发现了我国新闻学开山祖徐宝璜先生墓。”再用高德地图搜索鲁板村,离学校竟然不过4公里。昨天,新媒体工作室就发出了集结号,没课的八位同学今天上午开始了寻访之路。我则通过微信和他们保持联系。下车之初,他们面对荒野,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然而年轻人毕竟脑络灵活,不久便传来好消息,说是一位好心大哥把他们带到了目的地。在今晚的微信推文中,他们这样写道:“……这次扫墓形式简单,但却有着丰富的内涵。首先对为中国新闻事业做出过杰出贡献的徐宝璜先生表达了深切了追忆和缅怀,其次生在信息媒体年代的我们也应该常怀感恩敬畏之心,做一个具有历史责任感和职业使命感的新闻工作者,不忘

作者  | 2017-4-1 23:26:56 | 阅读(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两南山的围墙倒了

2017-3-29 21:07:07 阅读28 评论2 292017/03 Mar29

甫一听到这个消息,不善歌咏的我脑海中立马蹦出一句歌词,当然是瞬间被我的主观能动了的歌词:“两南山的围墙倒了,N主任的心儿碎了……”需要说明的是,我一点幸灾乐祸的成分都没有,只是想到N主任可能的茫然和无措,内心确实有点发笑。

两南山原是学校西北角的一座无名小山坡,曾经有村民居住,还有一座有点香火的破庙,后来学校征收了,花了大价钱迁移了居民和僧众,在那上面建了两套房子,南边一套是一比一仿制的庐山散原老人松门别墅,作为其子陈寅恪的纪念馆,北边一套是徽派建筑三合院,外带回廊套房,作为陶渊明纪念馆。陶、陈均为九江本土闻达,大约是取“悠然见南山”之意,把他们作为九江的两座文化高峰,于是命名为“两南山”,这是我在从未上过两南山之前的推理,后来到了两南山,听了建造者的亲口陈词,居然不差分毫。

和陶、陈做伴的是学校的一批比较纯粹的文化人,他们在学校主要领导的主导、主推、主持之下,先后完成了《论语》《孟子》《老子》等中华经典的公理化诠释和江西历代进士全传的编撰,形成了学校科研的一座两南山。这都是大学问,我是一窍不通的,就好比这个公理化诠释,他们说几句就能把我绕晕。或许这也是人们敬仰两南山的缘由吧。这批文化人当中比较著名的是一僧一道,一道现在离开了,一僧就是开头提到的心儿碎了的N主任,因为这些年的书虫生活,让他原本就不太浓密的头发几乎掉光了。

到过两南山的人,都夸这地方好,闹中取静的环境,让人的心境大为舒缓,不仅是众多的校内同事,见过大世面的校外名流也是如此。复旦大学葛剑雄先生就在这里流连忘返,和学校主要领导促膝长谈;网红校长郑强先生更是要求给他留间房子,他

作者  | 2017-3-29 21:07:07 | 阅读(28) |评论(2) | 阅读全文>>

是什么课让一位老教师满头大汗?

2017-3-28 21:33:25 阅读41 评论2 282017/03 Mar28

是不是场面太大,他担心hold不住?不是,入职才几年,他就上过一千多人的大课。

是不是有检查评比,他压力大?不是,他这人有点人来疯,人家来头越大他越来劲。

是不是备课不充分,他怕出错?不是,讲述的内容都是他的亲身经历,闭着眼睛都能讲。

是不是学生调皮,担心被拆台?不是,面对的学生都是智慧城市团队的骨干,都是杠杠的学霸。

是不是身体不好,撑不下去?不是,7层高楼他雄赳赳气昂昂一口气登上去的。

这不是那也不是,到底因为什么?

只因为他上了一个小时视频课,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时尚!

也就是在摄像机的镜头下、在强光灯的映照下,讲了满满当当一个小时。

不能像平时那样,遇到感兴趣的话题,就随机展开一下,眉飞色舞,天马行空。

不能像平时那样,可以有稍微丰富一点的肢体语言,甚至可以搞搞怪。

不能像平时那样,讲得疲劳困倦的时候就临场提几个问题,让自己休息一下。

不能像平时那样,从讲台这边晃倒讲台那边,甚至踱步到学生中间去。

所以,紧紧凑凑、规规矩矩的这一个小时,他满头大汗!

作者  | 2017-3-28 21:33:25 | 阅读(41)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