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江西省 九江市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近期心愿中个大大大奖做慈善。
POPO  不评论诗词和转帖,不加入任何圈子。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悲伤与无奈

2017-9-24 11:31:39 阅读239 评论0 242017/09 Sept24

昨天11点30分,也就是整整一天之前,学校官方微博发布“情况通报”:2017年9月23日凌晨2点30分许,我校信息学院大一学生魏某某被发现从其居住的宿舍楼栋坠楼。经120到达后检查发现魏某某已身亡。事发后,学院领导及相关人员及时到现场处理相关事宜。九江市濂溪区刑警大队已到现场进行勘验,坠楼原因在进一步调查当中。学校对此深表惋惜和痛心,对死者亲属表示慰问。2017年9月23号

截止到现在,这条微博转发45次、评论307条、点赞126次。这里的点赞,当然是为学校重大信息及时公开的做法,而非其他。

参与评论的绝大多是校友和在校生,大家都是为风华正茂生命的离去而感到惋惜、伤悲。帐号“陌上苏苏世无双”:“毕业生路过,看到这样沉重的消息真的挺难过的。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帐号“陈蓓奇啊”:“每年开学期间学校都应该做好每个有不对劲苗头的学生的心理问题,切实关注学生心理和身体安全,而不是出问题就沉重哀悼,事情过了就得过且过了……”这也是一位校友,他还了解一点十多年前的历史,帐号“我其实有点孩子气”:“九江学院的简介树木聚庐山之灵气,我想说灵气在那,每年都死一个,零五年大暴动,多少次了,打脸不?”不过他马上被校友和在校生批驳了,这孩子不是有点孩子气,毕业了这么久还很孩子气。帐号“我们并不熟悉”:“不知道九江学院是被什么咒语禁锢,年年都有这事情发生?” 帐号“东林慧清”有见识也比较理性:“其实每个学校每年都有很多类似事件,只不过恰巧发生在我们身边而已,大学四年碰到五次。毕业一年,这算是第六个了。生命无常,不管是什么原因,逝者已矣……”一则亲属留言触到了所有人

作者  | 2017-9-24 11:31:39 | 阅读(23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午间闲聊

2017-9-21 22:24:06 阅读134 评论0 212017/09 Sept21

中午从二食堂吃完大排出来,没走几步就遇到一位同事。

这么说好像有点废话。在校园里,不是学生就是同事么?其实我要说的遇到的是熟人,因为如果不是熟人,我也不能确认他到底是不是同事。

既然是熟人,见面了自然要聊几句。这位同事是高学历,博士,早已是正高职称,还是一个学院的领导。寒暄几句之后,他就问我女儿的情况。虽然女儿经常叮嘱我,她的事我尽量少说,能不说就不说,但我还是如实说了。说完我女儿,礼尚往来,自然要问问他小孩,对,他也是一个女儿。同事告诉我,她女儿已经研究生毕业,考了一年公务员没录取,于是进了一家银行。

我身边的朋友,在银行从业的不少,但我很少打探他们的业务及收入情况。同事告诉我,在九江就两家银行待遇高,因为地方政府大力支持,政策灵活,但是压力也大,平时和节假日加班是家常便饭。这时我想到了一位小校友,好像就是这样的状况。而同事女儿进的这家银行,是央企直管银行,地方没有多少支持,因此也没有多大的压力。我问待遇如何?他说刚刚入职每年收入加起来也有七八万。我说那已经不错了,想想我们学校中级职称的年轻老师能有多少。他说那是。像这样的银行不能快速发展,就是缺乏人才,人才都跑了。像他女儿这样的研究生,过几年肯定要离开柜台进后台,那又会轻松一点,收入又会高一点。我说那还不行嘛,想想你这么高学历、这么高职称,过几年小孩就要和你平起平坐了。他笑笑说,女孩子还是希望她能够进学校就职,一年两个假,生育了小孩教育也能保障。

聊得正欢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过来,他就非常礼貌地道别了。

我为什么要记录这些?可能有朋友要说是体现“可怜天下父母心”之类,不,我要说的是:我们学校的收入已经蛮低了!

作者  | 2017-9-21 22:24:06 | 阅读(1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专业的人干专业的活

2017-9-19 1:42:31 阅读213 评论0 192017/09 Sept19

以前住九湖路的时候,从来不担心停水,因为我们距离九江第三水厂不过一公里左右,这家目前依然是本地最大的水厂的输水主管就从家门口经过。所以在那住了十几年,印象中只因为检修短暂停水两次。后来搬了家,距离水厂虽然远了,但住的是低层,即便主管停水了,水管里面的水起码还能供应一两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还有什么不能料理完毕的。再后来搬到了高层,我就比较关心水的问题了。现在生活管网设施建设比较完善,大意外应该没有,就怕哪天小麻烦降临……

昨天下午,物业在各单元楼洞贴出通知,说由于维修漏水的“中压主管道”,“从今天晚上九点到明天凌晨两点”要停水,但通知是发给“四楼到十四楼的业主”的。我不在一个范围内,自然是按照平时的习惯作息。岂料11点刚过准备洗澡的时候,才发现家里也停水了。没有办法,只能期望这是短暂停水。于是重新打开电脑,一边聊天一边做点上课要用的PPT,消磨一点时间。到了零点30分左右,水管里还是只听到咕噜声不见来水,实在憋不住就下楼,去到五号楼后面的维修现场。只见昏黄的灯光中,三个维修工人正在忙碌,旁边还有一位保安照着手电。维修工人边干活,边用九江话不停地抱怨,“这都是做的么事鬼事”“哪有得么样做事的”,听过之后情知大事不好。果然,蹲守了估摸半个钟头,依然看不到美好的前景,困得实在熬不住,就回到家草草擦身准备胡乱将息。

只是,临睡前还有点感想,不吐不快。因为感觉这个临时停水的小事,暴露了诸多方面的不专业。

我们小区是二次供水,物业通知里面说需要维修的是“中压主管道”,那我分析应该还有“高压主管道”和“低压主管道”。“高压主管道”就是十四楼以上,“低

作者  | 2017-9-19 1:42:31 | 阅读(2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两人扯:军训建言

2017-9-18 14:05:17 阅读50 评论0 182017/09 Sept18

两个好朋友,高潭和郭纶,喜欢一起闲扯。

郭纶:“有这么一个段子不知道你听过没有:某超级大国军事卫星发现,中国每年八九月份都会有许多神秘部队在城市各个角落集结,规模或大或小,数个星期后神秘消失。那超级大国投入上亿美金调查此事,最后终于明白了……这个神秘的现象就是中国的军训!”

高潭:“呵呵听说过……现在军训那可是缩水了不少。我们那个时候的军训,虽然不是天天扛枪,但也将个把月,有深更半夜的紧急集合、有几十公里的长途拉练,有的学校还能打几发子弹,哪像现在时间就个把星期,走走队列搞个会操就完事,达不到什么好效果。”

郭纶:“感觉国防教育确实没有很好地落到实处……今天上午纪念九一八拉响防空警报,有几个小年轻就在嘟囔抱怨怎么回事到处闹哄哄的吵。”

高潭:“现在一些地方出现征兵困难,国家不如干脆把高等学校学制延长一年,第一年全部服兵役。”

郭纶:“这真是一举多得的好主意,应该想个办法上达天听!”

.

作者  | 2017-9-18 14:05:17 | 阅读(5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共享单车体验之五——穿过半个城市看夕阳

2017-9-17 10:01:15 阅读94 评论0 172017/09 Sept17

我本是一个简单的人,但现在却不喜欢做过于简单的事。也就是说,原本就是一件事,而我却愿意把它化作两件甚至三件四件。一般的人无趣的人会嘲讽说这是简单问题复杂化,但明事理讲情趣的人则理解,这是趋合时代的复合型。

就像昨天,罗师弟约请几个好玩的朋友小聚,地点是在城西的河畔小院。这是条什么河,是自然河还是人工河,是不是龙开故道,我都不清楚,但我知道这条小河比邻八里湖,八里湖可是九江的明星脸。于是我就想到,饭前应该赶到八里湖,去看夕阳,而且还要骑共享单车过去。你看这是一举四得吧:健身、赏景、晤友、饕餮,典型的复合型活动!

从我住的地方过到八里湖,是从正宗的城南到正牌的城西,由此及彼,要穿过半个城区。我观察了一下日影,估摸了一下距离,计算了一下时间。女儿已经为我下载了几个共享单车APP,我得寸进尺,说服了她下去给我拍几张照片。这阵子女儿表现不错,除了不按我的要求制订学习计划之外,其他方面都还比较配合。我已经从新媒体同学微信圈得知,九江今天新入市了大批天蓝色的hellobike,但我出小区的时候没看到,只有几辆ofo待驾路旁,那就不舍近求远,就地扫码。开锁之后,先帮女儿拍了几张歪歪扭扭的骑行,然后她又帮我拍了照片和视频。这事搞掂,我便上路西行。

我的骑行路线是:青年南路—学院路—九莲北路—德化路—十里河南路—长虹西大道—长江大道—十里河南路—八里湖东路—苏州路。锁车的时候,APP并没有显示距离,只显示了时间为70分钟。我用高德地图测算了一下,地图显示为6公里,但它是抄省时的近道,而我则是本着减膘的目的,沿着十里河迎着夕阳走,之间还有些盘桓,故而里程大概

作者  | 2017-9-17 10:01:15 | 阅读(9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两人扯:之问质疑

2017-9-10 17:04:26 阅读133 评论1 102017/09 Sept10

两个好朋友,高潭和郭纶,喜欢一起闲扯。

高潭说:“关于教育,2005年钱学森先生有个感慨比较著名:‘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

郭纶说:“对于钱老,我是非常崇敬的,就连遭到一些人非议的他大跃进预言我都觉得对未来科学不是事儿,但我觉得这‘钱学森之问’却是失之偏颇。”

高潭说:“你总喜欢标新立异,不过我就喜欢你标新立异。”

郭纶说:“你扯吧,我从不刻意标新立异,我追求客观公允。你看我们国家这么些年,别的不说就看国之重器,可上九天揽月的东西越来越高越来越密集,可下五洋捉鳖的东西越来越深越来越隐蔽,这些研究因为保密性强,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的科研人员都是我们自己学校培养的本土学生,这些正在赶超、甚至已经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成果都是他们研制出来的。他们不是杰出人才?他们对国家的贡献不超过那些所谓的大师?”

高潭说:“不扶墙舅服你,你总是为我拨开乌云见彩虹。”

.

作者  | 2017-9-10 17:04:26 | 阅读(133)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两人扯:人民救星

2017-9-9 0:10:46 阅读127 评论2 92017/09 Sept9

两个好朋友,高潭和郭纶,喜欢一起闲扯。

高潭问道:“以前经常把伟大领袖比作人民大救星,后来怎么不提了?”

郭纶回道:“似乎有人说《国际歌》唱从来没有救世主,现在《东方红》又唱他是人民大救星,自相矛盾。”

高潭再问:“这是一码事吗?”

郭纶回道:“本质上不是,但胡搅蛮缠还是能扯到一起的。”

郭纶反问:“怎么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了?”

高潭答道:“我觉得大救星这个比喻是很恰当的。”

郭纶再问:“何以见得?”

高潭答道:“你看看那些抱在大人手里幸福的二娃,如果不是国家政策变化,他们能来到人世?还不都进了下水道、化粪池!对他们这个群体来说,大功德的领袖难道不能是大救星?”

郭纶点头:“我被你说服了!”

.

作者  | 2017-9-9 0:10:46 | 阅读(127)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一个充实且又兴奋的上午的流水账

2017-9-7 14:09:33 阅读160 评论4 72017/09 Sept7

上班的时候,迎面遇到一队朝气逼人的新生,于是自觉站在旁边等候他们通过。哇,好长的队伍,真是一眼望不到头尾。新生报到的第一天,曾经得到这样的权威信息:截至晚8点,应到9805人(不含专升本255人),已到校8383人(85.5%),已缴费8789人(89.6%)。这些年,学校录取势头一直都好,在几个省区,我们学校的录取分数已经超过了当地的一本线。新生入校之后的第一个活动就是参观、熟悉校园。带领新生参观校园的老生,一般称之为“助教”。据我观察,这是一个最受学生追捧的岗位,虽然它是临时性的,新生军训结束便立即下岗。助教一般都是在新生入学的上一个学期、从当时的大一学生中选拔。这个岗位的训练强度,似乎超过了学校的国旗班和礼仪队,但同学们依然坚韧不拔、前赴后继、乐此不疲。我感觉这些报名当助教的小孩,似乎都憋着一股气,当年在老生那里受的气,现在要找学弟学妹发泄出来,呵呵。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如果评说哪个岗位的学生群体最投入、最敬业、最奉献,同样非这班助教莫属。但是,各单位对助教的培训似乎都是重纪律、重操练,校园文化的内容几乎没有补课。所以今年听到助教对新手介绍“现在我们到了蝶湖”,明年还是这句戛然而止的话,丝毫不见下文的延续或深度的拓展,年复一年。我站在路头,随手拍了好些照片、录了几段视频,转手发到校友群,供不同届别的校友回忆他们各自的青葱岁月。

进办公室刚坐定,就接到一位部门负责人的电话,关于校友捐赠事宜。之前她向几个部门了解过情况,都不得要领。是啊,很难把我们宣传部门和校友捐赠挂起钩来,不要说别人,我们自己也难。这个座机电话刚放下,那边手机铃声又响了,原来是居民身份证住所社

作者  | 2017-9-7 14:09:33 | 阅读(160) |评论(4) | 阅读全文>>

共享单车体验之四

2017-9-4 22:21:16 阅读121 评论0 42017/09 Sept4

我们现在的这个校园称为主校区,面积大概2500亩。这样的范围,属于走路嫌长、开车略短,骑单车应该是最理想的选择。但是,在我们学校,原来单车加起来目测应该不会超过一百辆。为什么呢?因为校园原本就在丘陵上建造,故而起伏众多。12栋以下的同学,把11栋以上同学的居住地称之为“山上”,教师早前更有“西伯利亚”和内地的区分。媒体人兼网友“彦风那小子”曾经这么评说:“走进九江学院,除了上坡,就是下坡。”我深以为然。这样的地理环境,安全起见,确实不适宜骑单车。

但是,学校开车又非常不便。为了维护校园安全和教学秩序,有关部门还设置了许多路障,把校园道路切割成了一个大环形,近在咫尺抬腿便到,但车行却要绕一个大圈子。因为这样的缘故,现在还有许多上课便离开学校的教师,在学校开车经常会迷路。

今天,我刚刚走上通往学校的大坡,就看见一辆ofo停在路旁,我打开支付宝扫了一下,竟然提示我另觅车辆,扫了两次都是如此,只好放弃。走了不过百十米,就见到一辆mobike,微信一扫,顺利开锁,于是我开始了第一次校园骑行。

骑上单车之后我就在想,往哪去呢,总不能下个坡滋溜一下到办公室就完事。往右不行,一个长下坡就出南校门了,下去是舒服,回头可就吃苦。往前就是学校行政楼白宫,那里有学校最陡的长坡,血气方刚的学生骑车都要下来推行,不要说我这样孱弱的体力。那就往左,上到图书馆然后就是一脚的平地,而且那里有三食堂广场,那是学校最闹热的地方,正好过去拍几张照片。

……

作者  | 2017-9-4 22:21:16 | 阅读(1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两人扯:遍地名家

2017-9-3 21:55:56 阅读104 评论1 32017/09 Sept3

两个好朋友,高潭和郭纶,喜欢一起闲扯。

高潭看见郭纶提着沉甸甸的皮包走过来,就问:“又出去讲学了?”

郭纶嘿嘿一笑:“讲学谈不上,交流一点心得体会而已。”

高潭感叹起来:“当年,梦想的就是成名成家。没想到,现在一不小心就是名家了。”

郭纶有点不服:“说得这么轻巧,那你说说都有些什么名家?”

高潭不假思索,说道:“留着长须就是国学家,剃个光头就是禅学家,举止怪异就是行为艺术家,写几篇博客就是文学家,神经叨叨就是哲学家,会鬼画符就是书法家,端个手机都算摄影家,开几家杂货铺就是企业家,胆大包天满世界忽悠号称风险投资家,生活荒诞放荡不羁号称影视艺术家,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号称旅行家,大腹便便爬起来就吃号称美食家……”

郭纶急忙叫停:“打住,打住!真快说到我们了……”

作者  | 2017-9-3 21:55:56 | 阅读(104)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两人扯:谁更爱娃

2017-9-2 21:30:37 阅读130 评论1 22017/09 Sept2

两个好朋友,高潭和郭纶,喜欢一起闲扯。

高潭:你觉得男人和女人,哪一个更疼爱自己的孩子?

郭纶:有坑!我得谨慎一点。

高潭:即使有坑,也不会陷你太深。

郭纶:我觉得是女人,母爱无私无疆!

高潭:你观察过男人打架和女人打架吗?

郭纶:都见过,没比较。

高潭:男人打架,如果带着自己的孩子,一定先把孩子安顿好;女人打架,手里抱着孩子,不管不顾往前冲,警官都不怕……

郭纶:果然有坑!

.

作者  | 2017-9-2 21:30:37 | 阅读(130) |评论(1) | 阅读全文>>

这个暑假,有点迷瞪

2017-9-1 22:11:03 阅读94 评论0 12017/09 Sept1

早晨醒来看朋友圈,一水的娃娃上学的图文刷屏。这一代娃娃的父母,网络培养了他们大半的年华,他们不是中国最早却是最坦诚表现自己的一代网虫。看着那些俩娃相互牵手背着书包前行的照片,真感叹他们两代人生逢一个好时代。

我当然不会沉浸其中,然而,这些图文提醒我:暑假到头了!

整整两个月的暑假,今天就是最后一天,感觉意犹未尽,好像是迷迷瞪瞪过了六十天。

上学期的最后一天,我们部门开会,布置贯彻落实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精神督察评估任务分解,人人有份,一直忙乎到月中的检查。检查的时候我去了河南郑州,参加江西省写作学会2017年年会暨豫赣写作学高级研讨班。身在中原,心系江州,好几次都在手机上修改材料。评估之后还有反馈意见的落实整改,这些事能在假期做的已经完成了,还有些需得等待其他部门的配合开学之后才能了结。

七月完成的其他工作还有整理学校信息保密工作汇报材料、参与学校申硕报告讨论、准备学校参加江西省第一届文明校园评审材料、完成《学校党委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落实情况自查报告》《学校网站信息内容管理自查报告(部分)》等文件初稿,直到完成教务处委托的《学生学籍管理办法》等四个管理文件的校阅,好家伙已经是八月中旬了。事情有大小轻重,但基本同样耗时间。完成得好让人很舒心,有些完成得不好,比如学校落选江西省第一届文明校园,则让人觉得有些沮丧。

八月份公务相对清闲,但也不是没有,微信微博还不得天天和工作室的同学们交流。私事那是更加忙碌。月初去武汉陪同学几天,龙虾美酒顿顿有,吃不动喝不进;回来之后参加了两场规模不一的校友聚会,客串做了两场学习与工

作者  | 2017-9-1 22:11:03 | 阅读(9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