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曾是读书郎——芙蓉四记事  

2017-06-05 23:3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曾是读书郎——芙蓉四304记事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那天,偶然翻出了系主任郑朝宗老先生的著作《护花小集》。这本书属于1983年出版的“福建文学创作丛书”系列,却只有薄薄的150页,定价0.46元。虽然只是一个小册子,其中许多篇章对我影响很大,如《一事能狂便少年》、《我爱厦门》等。

 


晚间,我把郑先生这本小册子拍了照,发到大学同学圈里面,引发了大家一番感慨,共同回忆起当年的读书生活。

 


我在芙蓉四住过两间寝室,102304,各住了两年。但102期间懵懵懂懂,记事不多。而304,除了是我们102整体搬迁外,还因为“五届同校”的非常时期,增加了非102的两位成员,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家庭。

 


现在回顾当年,觉得大部分同学算不上非常认真刻苦的学生,可那是个好学的年代,是一个上进的社会。我们同学,舍不得多吃一个馒头、一份蔬菜、一条小鱼、半个咸鸭蛋,尽管这些令我们垂涎欲滴,但我们愿意省吃俭用买书、订杂志。单是订杂志,我们寝室还做了分工,所以我们102304,小说选刊、小说月报、读者纹摘、青年文摘、大众电影、武林……一应俱全,就像个小型阅览室。

 


此时此刻,就让我回到304,按照上下铺床位,温暖地回忆一下各位同学吧。

 


左边顶里靠窗的一张床,下铺是班长A同学。A同学是个退伍军人,一来就是班长,毕业也是班长,四年的班长,四年的标杆,各方面都是标杆。学习方面我就说一件事。毕业分配方案公布,我要去做老师,我设计了许多职业,唯独没想到哪壶不开提哪壶真要去做老师,于是抓瞎,绝对抓瞎。只好求助A同学,他是老党员,是四年的班长啊。A同学也是慷慨,把他各科的课堂笔记都给了我。有了这些,我似乎立即有了做老师的底气。A同学的笔记做得真漂亮,工工整整,详详尽尽,我现在依然保存得很好,如果以后中文系建博物馆,我就捐献出去,绝对亮眼。

 


A同学的上铺是B同学。B同学喜欢把蚊帐放下来,自己坐在里面安安静静看书,星期天有时候可以坐整个上午或下午。因为B同学姓吴,且不怕热,所以我们赠他绰号“吴温”,当时的缅甸老大B同学喜欢一个人独往独来去教室、去图书馆,他也有很多笔记本,只是这些我们都没有见过。

 


B同学睡对头的是C同学。C同学是个美男子,皮肤很好,粉里透红,而且他的妹妹也很漂亮,而且他的女朋友也很漂亮,啧啧啧。C同学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写作业,老师如果知道C同学写作业的认真程度,一定都会感动。因为C同学平日里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只有临到写作业,他才会一改常态,抓耳挠腮,甚至有些菜饭不思。C同学写作业的时候,口中必定念念有词,只要写错一个字,他必定会撕掉重新开头,所以他写作业,寝室里的垃圾必定会特别多。

 


C同学的下铺是D同学老马。老马并不姓马,原本姓曽,看《子夜》时同学们知道里面有个人物曽家驹,于是系列转换送绰号,小曾就成了老马。老马最初于此是不接受的,现在欣然,一马当先,寓意多好!老马是304读书目标最清晰的人,所以现在也最有学术成就。那年代文学是一种时尚,而且读起来比较轻松,只有老马不为所惑,毅然选择了语言学方向,因此深得黄典诚等老先生喜爱、提携。老马不光学问做得好,而且非常接地气。当时居委会就在芙蓉四,南边的一楼。这帮大妈对一般学生可是个顶个的凶,但对老马就像亲儿子。到了最后一个学期,老马就搬离了304,住进了居委会,在那读书,闲暇练练柳书法。

 


再过来是E同学。E同学没有A同学那样的资历,但他一进校就是班干,后来还当了团支书。E同学毕业于著名的厦门八中,他说起自己的母校非常自豪,这点令我们很是羡慕。他有个老师叫彭一万,据说非常厉害,学生编顺口溜说“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后来这位老师当了厦门旅游局长,果然厉害。我以为,E同学应该是我们班语文功底最好的,他高中毕业的水平,估计已经到了我们大多数同学的大二大三了。所以E同学学业很轻松,他很有时间写写小说、诗歌和剧本,毕业汇报演出《告别城市》,他就是编剧。E同学是个全才,我们班大多数同学的围棋、国际象棋,甚至五子棋,都得益于他的启蒙。

 


E同学睡对头的是F同学。F同学原来不是102成员,所以和我们交流少些。但他非常友善,总是笑眯眯的。他和B同学一样,也有些独往独来,睁开眼之后待在教室和图书馆的时间,肯定要超过寝室。他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他的下铺G同学有段时间因为考研,挑灯夜战是常态,F同学一定是被亮得不能入睡,每次都是等到G同学出去洗脸或撒尿,他就敏捷地爬起来把灯闸关了,而G同学回来也不会再去拉开,两人就这么保持着默契。后来“五届同校”结束,F同学也就离开了304

 


本该也要搬离304的非102成员G同学却固执地留了下去。他来304之后,年龄排序A同学就退居于次了。当时G同学对我们的影响,就是让我们真正开始了抽烟。102时期我们也抽烟,但都是断断续续的,因为饭都吃不饱,哪里有钱经常买烟。而G同学有似乎源源不断的永定烤烟,而且就大大方方放在桌子上,他只要去了广播站值班,我们(还有其他寝室的,如龙岩老吴洪都周可之流)就开始了饕餮盛宴,一盒烟丝等他回来所剩无几了。那时候G同学令我们仰视的,除了三级体操运动员的肌肉,还有他的学养,小学毕业考上厦大,本身就是传奇。所以,他后来留校任教,成了母系的教授。可惜天不假年,2011年,不幸因病去世。

 


左手边四张床说完了,轮到右边两个铺了。

 


里边靠窗一张床,H同学和J同学,我要一起说。H同学和J同学都是农家子弟,但他们身上都有不像农家子弟的地方,你看后来八零级中文系排球队的,除了H同学之外都是来自城市。而J同学白白净净,除了C同学,没有人更比他养尊处优了。从学习的用时量和用功度来看,他们俩绝对是304排后的,但这并不代表结果。古典戏剧庄克华老师曾带领我们编了一本相关的文集,大部分同学都是按老师要求进行的摘抄,只有J同学,自己轻轻松松写了一篇文章,竟然被老师全文照录。很多同学期末紧紧张张复习的时候,H同学还在球场上驰骋,但出来的成绩,他还往往靠前。

 


304读书最用功的应该是K同学。K同学是福清人,他年龄和经历在寝室居中。他告诉我们,高考结束之后他就和同村人要去新疆打石头,走到武汉接到电报,说高考上线要他回来体检。K同学读书很执着,看得执着,解得执着,悟得也执着。他经常和我们争辩,有时候一人单挑我们一伙,我们觉得他应该缴械投降的时候,他却还在坚持,坚持到底。K同学读书和C同学写作业有点类似,就是念念有词,如果他们这两个动作同框,绝对是304一景,你会以为是进了寺庙遇见两个和尚。

 


K同学的下铺是L同学,本寝室的最后一位成员,也是最重要的一位成员,寝室长L同学。L同学是那种读书之后能化得很开的人,他和E同学、G同学走动紧密,这方面可能也会受他们一些影响,属于博览群书的一类,这种习惯他一直保持到现在。L同学的野史读得尤其好,而且他不光读,还能绘声绘色地表演。在读的同时,L同学还写,他写的笔记小说,颇有古风,但就是比较阳春白雪,没有一点文化的人读不出韵味。

 


我这是不是间接表扬自己?我当然要适当表扬一下,你没看E同学那边空着下铺吗?和这样的一批人同处一室四年,怎么也得受点熏陶啊!

 


现在我们这批人,分布在大小不同的城市、层级不同的单位、重要性不同的岗位,也还有些不同的亮色。这些,自然有许多得益于当年304的滋养。


 


 

 

 

.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