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言为心声莫随意——翻书偶感  

2017-03-13 21:28:38|  分类: 闲得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言为心声莫随意——翻书偶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现在自己经常写点长短文,但写得不多,心里始终牢记古人“言为心声”的教诲,因此轻易不敢乱写!

 

        言为心声,出自西汉学者扬雄《法言·问神》:“故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声画形,君子小人见矣。”这话说得甚是骁勇,从声画形即可判别君子小人,意在督促发言成书者慎之又慎,严格要约,不要一不小心就成了话柄。

 

        因此,在呕心沥血或信笔涂鸦的写作历史上,内心追求真实或者努力伪装成真实永远是主流,信口扯谎可能会蒙蔽一时,一旦揭穿定然为人所不齿。

 

        如今市面上关乎文革的文字不少,即便不是以文革为主题,特别是在一些老先生那里。因为文革高层已有定性,沿着这个方向怎么写都不会有问题,而且,当年得势者早就剥夺了话语权,用口水打打死老虎既是绝对安全,又是十分惬意的。难怪有人调侃:“文革是个筐,啥都往里装。”只要是文革期间去世的,没有不是被残酷迫害的;只要是文革期间损坏的,没有不是红卫兵疯狂捣毁的……然而,或许正是这样随心所欲的宽松环境,在描述文革的文字中,人们不经意就会看到许多令人哑然失笑的人事。

 

        好比前几天照例翻书,看到已故的萧某先生的文字。萧先生先后就读于辅仁大学、燕京大学、剑桥大学,当过记者,后来还是中国作家协会顾问、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文史馆馆长。他著作颇丰,其中有一篇《文革杂记忆》,分为“山雨欲来、集训班、斗争会、标兵、最后的一句假话、文革语言”等系列。在“文革语言”开篇,萧先生写道:清晨散步,偶遇一位靠拾烂纸为生的老汉。他一边在草丛间寻觅冰棍纸,一边跟我唠叨起来:“那十年,哪儿用得着这么东一张西一张地拾!随便跟哪个机关学校挂上钩,就没饥荒啦!这边刚糊满一墙,那边儿就又覆盖上一层。一个往上贴,一个就蘸着红墨水往上画圈圈打叉子。不含糊,那可真叫‘大’字报!字儿写得比馒头还大。那阵子费不多大力气,一个月从废品站那儿少说也拿个两百块!”

 

        我是八十年代中期大学毕业的,那时,大学毕业见习一年,月工资为45.5元。一年之后转正,转正之后月工资为52.5元。不同地区有点地区差,除了特殊地区和行业,差距不会太大。在工人老大哥群体当中,一般的普工只有36元的月薪。萧先生您说,那十年费不多大力气,少说也能拿个两百块!一位靠拾烂纸为生的老汉,社会最卑微的劳动者,轻轻松松秒杀四位正规大学毕业生。萧先生由记者转行作家,叙事的真实性意识应该比一般作者更强烈、更牢固,可这一段叙述,是您的亲身经历吗?您这是批判还是美化?对照古人所言“声画形,君子小人见矣”,怎么我觉得这是您“最后的一句假话”!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