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鄱湖千眼桥情转记  

2017-01-18 20:11: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鄱湖千眼桥情转记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鄱阳湖千眼桥存世已经超过380年了,但它重回人们视野不过是近十来年的事情,且随着自媒体的渗透发展、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畸形走强而越发被关注。十年前九江论坛组织了一场活动,网友第一次大规模向外界展示了千眼桥的颓否形象,那一根根半埋在淤泥中的条石,深深地烙刻在我的脑海中,从此,对千眼桥便有了一种莫名的牵挂。

 

        不知夕阳西下便徜徉在圆明园的波博,每当凝望绮春园石残桥碧波中的倒影,会不会浮现家乡千眼桥的沧桑;不知道在蒋公岭周边田畦间奔忙的华局,每次埋首堆积如山的文案,能不能听到浪拍千眼桥的回声……不用去追寻、探究,我知道的是,他们发出了“走鄱湖、看古桥”的邀约。后有一则消息急迫了我们的步伐。2016年12月27日,新华网报道“明代古石桥迎来历史上首次大修”,引发争讼。看罢,我们觉得更应该去看看,不,我们更应该去责问:修复这样一座已经不具有实用价值、且大半年要沉入水底的石桥有什么意义?于是,我的千眼桥之行不是游历,不是考察,简直是声讨!

 

        是日,雾霭和阳光相伴,我聚了小沈小高以壮声讨之程,不到一个时辰,就在都昌地界会了波博、华局。去往千眼桥的途中,顺访鹤舍古村。这里我以前来过,现在新建了高大的牌坊和曲婉的廊亭,墙上挂上了指引铭牌,但腐蚀剥落的门楼花雕、摇摇欲倾的黄土砖墙却风吹雨打如故,看过令人惆怅。我本满怀声讨之心而来,于是顺势把声讨分享一点给了鹤舍村。且在此时,华局接到电话要去坐台开会,不得已和我们暂别。大敌当前,征我战友,恨之透心,然声讨之志不减!

 

鄱湖千眼桥情转记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都昌除了濒临鄱湖之便,就没有其他的名山大川。但它小山岭的名称也提醒着后人这里面有故事,如芙蓉山、石牛岭以及眼前的蒋公岭,但因为是小山岭小故事,传着传着便模糊了,传着传着便消散了。譬如波博,北大文学博士,盘踞学术高端,纵横文明史,驰骋宇宙间,但我们问及这么些小问题的时候,他便脸有难色。

 

        在鄱阳湖边沉睡了千年的蒋公岭,现在已经被彻底唤醒了,唤醒他的便是那呼呼作响的巨大风车。我们沿着修建风力发电的碎石道路,在岭上蜿蜒颠簸了一阵,起伏间终于见到了鄱阳湖,不是湖水而是湖洲。我把车停在碎石路的尽头,不敢再往下行驶。下车之后,我当年陷车的糗事还没讲完,就见迎面过来一人恭敬递烟,原来他的桑塔纳陷到沙地里面了。我们四条汉子,一伸手便成了他的救星。人的一生,不断积累经验,同时吸取教训,才能避免重蹈覆辙。说来也怪,做了一点好事之后,声讨的心情竟缓和了一些。

 

        今年的整个秋冬,雾霭沉沉的气象居多,全国上下万众一心声讨环保局,而我自己,竟有些怀疑是不是有了白内障的前兆。好比现在从山岭下行,能看见旋转的风车,晃的;能看见岭下的湖洲,灰的;能看见流淌的河水,猜的;能看见庐山的轮廓,蒙的……不过一块石碑是真切的,石碑落款的时间就是当下,仿佛就是为了迎接我们而立,石碑上确凿无疑地刻着三个大字,告诉我们到了目的地:千眼桥!

 

        湖洲上的工棚已经人去室空,只有一些塑料袋和生活垃圾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仿佛已经感受到了我的声讨。无敌之胜不能解脱我们的压抑,我们要眼见他们胡作非为的恶果。迎风继续前行,脚下的湖洲,从稀疏的蔓草变成松软的黄沙,再从松软的黄沙变成乌黑的淤泥,终于上桥了!

 

        上桥这一刻,心情果然糟透了,怨不得我要来声讨!近400年的石桥,虽然不能算古代,毕竟也经历了沧桑。但现在脚下的条石,却年轻得如此粉润,那么光洁的白,刺眼的白,和褐黑的、被干涸的苔泥和贝壳包裹的旧的条石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奇怪的是,新的条石摆放平稳,旧的虽有规整却还是凹凸不平,但走新的感觉还不如行旧踏实。

 

        这座全花岗石铺就、长2930米、983个桥孔、公元1635年建成、号称全国最长的湖中石桥,我们走了不到900米,就被湖水阻断了。但是我要坦白,就在这几百米的短暂行程中,面对着朦胧的远山,面对着浩瀚的湖滩,我的心绪却发生了急遽的变化,由满腔声讨的愤懑,渐渐化为泛隐的感念。正所谓:我在桥上行,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叩心念今朝。

 

        石桥不长,颇显沉淀;水面不阔,缓流悠远。从沙岸走向湖心,一步一步,一点一点,身心好似从现实走向远古。人,化作了鄱湖中的一滴水,水里的一瓣磷光,磷光中的一抹返照,在远山和近湖的映衬下,显得那么渺小。我甚至有了一点幻觉,好像一闭上眼睛,人就会被阳光融化,挥发在湖天之间。这一刻,人变得轻盈,变得清澈,好像脱胎换骨一般,处于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天地一瞬间,就是这样的感受么……于是,在走回湖岸的时候,我不禁很有些感谢石桥的修复者了。没有他们的劳作,我怎有这样的体验。桥的实用功能是不可能修复了,但如果能搭建起现实和历史的桥梁,岂不是功德无量?只是石桥的修复者,思维如果更缜密一点,情怀如果更浓郁一点,用虽不平整但更贴近历史的石条,不搞间或的填补,而是规划为现实一小段、历史一长远,或许让人更有意外之获呢。

 

        夕阳映照着感慨良多的我们作别千眼桥。此时,华局的电话过来了,我们满怀喜悦地去感受都昌弟子的热情,那又是一座情感悠悠的千眼桥……

 

 

鄱湖千眼桥情转记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