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一支腊梅,谢在腊月——哀悼小姨  

2017-01-13 21:20:05|  分类: 酸菜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梅谢在腊月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出殡的队伍出门之后,小姨父在友人陪伴下走回老屋的身影……)


        我家里有一把小椅子,纯的杂木制作,绛红的颜色,面板的部位都有些褪色了。面板的反面,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粉笔写的“腊梅”字样。这把小椅子和现在的家具放在一起,颜色和样式都显得不太搭配,但这是一把已经陪伴我走过半个世纪、还要陪伴我走完人生的小椅子。可就在大前天,送给我小椅子的那个人,就是那朵腊梅,我亲爱的小姨,永远离开了我们。

        我是大前天中午在办公室,从小弟弟那里得到小姨西游的泣告,悲痛之余和同事谈及小姨的往事,禁不住眼泪滚滚。


腊梅谢在腊月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母亲三姐妹,她们这一代人有个蛮有趣的现象,就是只记得自己的生日,却不记得出生的年份。当然她们记的都是农历,多是以出生的季节来命名,小姨出生在腊月,于是大名就取做腊梅,记住了这个大概念,再记住小概念相对就容易了,比如小姨自己及姐姐们都记得她是腊月二十七出生的。至于年份,都靠推算。大姨是比较早确定的年份,1931年,她们大概记得是相隔两年左右出生一个,于是母亲推算为1933年而不是她身份证上的1934年,小姨便是1935年了。由此推算的结果,小姨享年82岁。

        母亲对这种现象的解释是:父母因日本人飞机轰炸去世早,兵荒马乱饥寒交迫没有条件过生日,在三姐妹之前夭折了一个哥哥父母对一堆女娃不够重视,还有民国纪年和公历纪年转换的缘故……说是小姨出生不久就得了一场大病,恰巧这时候父母也病倒了,根本没人能够照料她,她就孤零零躺在一个角落,等待自生自灭。小姨好不容易熬过这一关之后,又成了孤儿。那时候大一点的大姨在人家家里帮工,就带上小妹妹。大姨非常吃苦耐劳,东家很喜欢她,于是也给小姨一口吃的,小姨就这么苟延残喘地活下来了。

 
腊梅谢在腊月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小姨的悲惨童年及少年的经历,都是从大人口里得知的。自我们记事之后看到的小姨,有非常大的变化。那年代能够走出县城的人不多,但在小姨的相框里,有一张她穿着纺织工装、笑吟吟站在青岛栈桥边的照片,那时候我们不能明确地知道这个去处,但知道这绝对是个好地方,于是对小姨充满了崇敬和羡慕。后来听说,那是小姨在县里的粮站工作之后,招工到了九江的纺织厂,厂里派她们出去培训,坐飞机去的,学习的地点就是著名的劳动模范郝建秀所在的青岛国棉六厂。

        小姨在青岛待了四年,因为要照顾家庭,不得不告别山东,也告别了九江,回到家乡进了集体所有制的木竹厂工作,应该是做油漆工。木竹厂自然就是生产木器竹器的,据说小姨经常把我带到厂里去玩,我一进车间,就迫不及待坐到小椅子上不愿离开。小姨见我那么喜欢那种小椅子,就把它买了下来。我成家之后,父母又让我把这小椅子带在身边。

 
腊梅谢在腊月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小姨是一个非常和善的人,脸上总是眯眯的笑,说话细气慢声。她除了前边说过的高光时刻,还有一件事值得载入史册,这是小姨夫亲口说的,他们是星子县第一对举办文明婚礼的夫妻。举办文明婚礼,对政府来说是推动移风易俗,而对小姨父和小姨来说完全是因为穷。小姨父家里穷,直到婚后好多年还经常被人嘲笑为“穷鬼崽”,而小姨本是孤儿,哪里有什么陪嫁。小姨结婚,大姨是知道的,但也就是知道而已。母亲则是小姨婚后好多天,才知道妹妹结婚了。这事放在今天,真是难以想象。不过,按照小姨父的说法,婚礼还是蛮热闹的,因为工会和文化馆组织了腰鼓队,扭着秧歌把他们送入了洞房。那时候,工会和文化馆真是亲人,你们什么时候恢复这样的功能?


        小姨没有读过书,只在大跃进年间进过工会和文化馆办的夜校,认识了几个字,但这对小姨晚年的生活影响很大。小姨退休之后一心向佛,由于她的虔诚和刻苦,使她称为很有影响的居士。小姨父说,小姨遇到经文上看不懂的字,就把它记下来,合适的人来了之后,就向他们讨教。她后来除了去庙里做法事,就很少外出,因为要保证有规律地念经拜佛。我刚买车的那一年春节,开车还不是很熟练,听说小姨要去栖贤寺,便自告奋勇送她和几位佛友过去。到了庙里,小姨礼佛完毕,便让和尚师父把我的车开光,我说我这车也开光没有必要,她就不高兴了,说人家大老远特意开车来开光也要来,你来了还不做不行,你不舍得花钱我帮你出。大过年的,小姨又是那样的虔诚,我不能违拗她的美意。于是,我自己走到远远一边,任由三位师父摆出法器,念了半个时辰的经文。不过从那之后,行车平平安安,也是得益于小姨的坚持吧。


        小姨不久前在家里摔了一跤,髋关节骨折,行动有些不方便。当她听小姨父要主持今年三姐妹后人的聚餐时,便表示自己有钱,这顿饭由她来安排。但是,老天没有给她这个机会。1月10日中午,小姨饭后不久突感不适,在儿子的呼唤中溘然而去。


        南康一枝梅,寒香腊月里,凛风又傲雪,八十一轮回。亲爱的小姨,您走好!

 
腊梅谢在腊月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