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以史为鉴——我所经历的单位一把手(上)  

2016-09-30 22:21:23|  分类: 满脸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史为鉴——我所经历的单位一把手(上)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我这一辈子,工作时间将会整整齐齐分为上下各半场,上半场一个单位,下半场一个单位。每个单位的一把手,从他成为一把手那一刻起,就是一个理所当然、不以任何人意志为转移的公众人物。他的思维、他的行为对他所领导的单位、对这个单位的所有成员,不可避免都将产生程度不一的影响。反之,这个单位的任何一名成员,都有资格、权利对其进行评判,只要这种评判是客观的、向前的。下面涉及的人事,最近的都过去了十几年,成为陈年旧事了。现在写出来,不是纠缠于恩怨情仇——实际上于我个人而言,大部分领导都没有直接、深入交往——而是吸取经验和教训,走好未来的路。


       
         一、A校长(198404—198805)
 
       我一到学校正式上班,手头就分发了一大摞文件,然后隔三差五到科里和老教师们一起讨论。说是讨论,实际上只能倾听,刚刚参加工作说不出什么,再者压根就没人听你说什么。除了各部门小范围讨论,还要经常提着椅子到礼堂开大会,听校领导讲话。学校发给新教工“三件套”:床铺、办公桌、椅子。那时,学校礼堂是没有座椅的,教职工得自带椅子。老教工每人都有一个小板凳,20来个新教工却只有大椅子,高高地坐在两三百号人当中,非常显眼,所以只能认真开会,很累。在这过程中慢慢认识了同事,也认识了校领导,当然少不了他,学校的一号人物A校长,主要的讲话人。
 

       当年入耳入目入心的这些文件内容,历经30年大多都遗忘了,现在只记得有“力争三五年把我校建成本科学校”的提法。当时,似乎只有我和A校长于此感到振奋人心,我的振奋人心是被让他传染的。但是,他却没有感染那些老教师。因为科里讨论的时候,老教师对校长的讲话精神普通不以为然,尤其对升本这一点更是大摇其头。老师们的话语中,家长里短还杂有对他的评价。原来,在担任校长之前,A校长是教务处长,极是尽职。这些教了很多年语文现在改教古典文学或语言学概论的教师举例说,A校长经常和在外进修的老师通信,向他们通报学校情况,关心他们的生活,不忘叮嘱他们了解各学科的最新动向。总之吧,这样的儒者之风、君子之交都令老师们感动,于是在组织部门翻档案提拔校长的时候,组织和群众想到一块了。但是当了几个月的校长,A校长的作风大变,差异之大令人瞠目。一位年长于他的语言学女老师继续举例说,以前在楼梯里遇见老小,A校长都会停下脚步很客气地打招呼,间或还会往小孩手里塞点糖果之类。现在当了校长,就好像不认识人了,鼻孔都是朝天的。女老师说的事情我无法求证,但我看到的A校长,孤来独往那是绝对不错的,他当了四年校长,不光是我,和我一起毕业来校的20来个新人恐怕没几个被他搭过话。
 

        A校长还是颇有些神秘的色彩。据说他是纯正的上海人,大资本家家庭出身,北师大毕业,下放到了山区古艾,各方面表现都很积极,怎么来到学校的却没有传闻。让所有人感到艳羡不已的是,他个人有26万落实政策的补偿款!26万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现在多少钱不是很好类比。那时候,大学本科毕业转正之后月工资52元,一般单位年底的福利一般不会超过一个月工资,年收入600多一点,工作一百年不过6万多。要想拥有26万,就得向天再借500年!
  

        A校长有钱,吃得似乎并不讲究,始终是个瘦子,可能是下放时干活伤了腰,所以他总是哈着要走路,站立也是。因为瘦而且哈着腰,所以尽管他讲话激情澎湃或声嘶力竭,依然显得没有气场。他烟瘾很大。那时候我是抽烟的,我和小伙伴们只能抽壮丽、芒果,奢侈一把就抽一包杂牌大前门。而A校长口袋里,一边放着一包牡丹,一边藏着一包醒宝。醒宝是当年流行的礼品烟,社会上讲排场的人喜欢抽。A校长有钱,他自己买好烟款待或交际客人,可见他对社会交际是不缺乏经验的。不过,他有钱的做派令人对他敬而远之。1980年代的学校虽然公差不多,但多少还是要出门跑跑的,因为有钱,出差时A校长经常不让开发票,自己承担各种费用。他不仅这样要求自己,而且也让随行人员和他一样自掏腰包。年收入600多的人怎么敢经常和有26万存款的人一样消费,后来,只要是听说校长要人出差,大家都躲得远远的,即便点名到了头上,也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辞。
 

        除上述几件事之外,我对A校长还真没多少其他的印象,只觉得不几年,他黑着脸讲话的声音越来越沧桑,伴随他在校园往来的咳嗽声却是越来越响亮,他的腰自然是越来越佝偻,反正他终于是病了,在担任校长四年之后,真的因病去职了。后来,他一直都在校园内居住,成立了一所美国史研究中心养老,大家好像都不觉得有这么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一号人物的存在,直到他去世,各方面反应都是淡淡的,甚至不如一位普通教师,比如我的年轻同事老潘。一位满怀抱负的知识分子领导,高开低走如斯,着实令人惋惜。他的升本梦想倒是实现了,不过是时隔28年之后,由好几所学校不情不愿捆绑实现的。


 
         二、B书记(198404—198610,199104—199111)
 
        高校领导体制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在大多数高校,特别是不起眼、层次低的高校,一号人物都是党委书记。A校长只是校长,而我把他排在第一,并且直接称为一号人物,是因为他担任校长之初,没有配置党委书记,主持党委工作的是党委副书记B书记。
 

        B书记是我所经历的一把手之中,美誉度最高的一位,这样的评价来自学校的各个层面。我对他的好感,来自于他对我们这些无名小卒的态度。我们毕业的时候,20来个男性单身教工住在学生西9栋宿舍,一楼二楼是化学系的学生,我们住在三楼,三人一间房。我的同房小汪和晚两届的同乡老钱进门第一句话是类似的:“住得猪都不如,猪都没有住这么挤的。”我们在那住了几年,期间,和学生交往很密切,老教师们似乎极少光顾,除非是要找人帮他们搬东西写材料。但是,B书记和纪委女书记几位领导却时不时看望我们,而且都是晚上,大冬天也来,没有任何人陪同,一个人披着衣服就来了。那时候我们几个喜欢紧闭门户聚在一起打关牌,B书记来了听到里面有动静,就在窗户喊开门,进门看到乌烟瘴气,就问”是不是又在赌饭菜票“。其实,我们不光赌饭菜票,只要是有价证券,我们都赌,包括粮票。对于B书记的询问,我们既不肯定也不否定,B书记也不深究,坐在床边和我们聊天,发烟给我们,也接我们的递烟。B书记和我们谈话的内容很随意,他甚至还帮年岁长一点的同事出主意,说你就在学生中发展一个,到时候学校看能不能照顾。大家听了,哈哈一乐。这样的最高领导来访,应该是我们青椒年代感受到的并不太多的组织温暖。
 

        B书记是行伍出身,据说在部队的职务是团政委。他的身形却不具备军人风采,倒是和A校长有些相似,小个,驼背。和校长不同的是,他气场很足。学校的中层干部见了校长,表面也很恭敬,背地里却有些轻慢,特别是A校长当政的后两年。而对B书记不一样,明里暗里都透着敬畏。其实,B书记对人总是客气的,对别人的冲撞也不往心里去。一次我们科里讨论学校的一个改革方案,B书记下来听取意见,当老师问到一个细节时,B书记不经思索冒出一句“我也不知道”,我们科里一位讲授逻辑学的老师马上站起来,冲着他大声质问:“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跑来干什么?”场面很有些难堪,有些老师也替B书记挂不住,但他摆摆手表示并没什么,后来依然很礼遇那位逻辑老师。
 

        B书记主持了两年半的党委工作,后来配了党委书记,他自然归位副书记。然而,在我的视野里,在同事们的言谈中,他似乎还是事实上的一把手,他传递出来的声音比书记大,拍板权依然在他手里。从现代组织管理的角度看,他这样的行为似乎有些专权,但这是我们普通老师感受不到的。再比如他重用同乡子弟,这也不妨碍我们这些胸无大志的人,所以大部分教工对他并无腹议。四年之后,他终于如愿以偿担任了党委书记,成为名副其实的一把手。但天不假年,在一把手的岗位上他只工作了半年多,就因病逝世了。
 

        B书记籍贯古艾,在A校长家乡去世;他的老搭档A校长老家上海,却在B书记家乡去世。这其中,难道有什么宿命吗?


 
        三、C书记(198610—199104,198905—199305)
 

        被B书记身影笼罩的党委书记是C书记,他也是学校的老人,在我来到学校的时候他被翻档案调到市教育局当局长去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教育局长可不像如今放个屁可以点着火,只是一个挺憋屈的角色,相当于现在的中小企业局局长吧,见到老朋友要躲着走,因为没钱请客送礼。当然,这情形从上到下都是。我读书经过省城的时候,牢记的是广场西侧、省委党校正对门的一个小院,门上挂着两块牌子:省教育厅!省交通厅!现在想来,河东河西之慨油然而生。当年,同事们流行晚饭后溜达,我在四里街散步的时候亲眼看见,C局长下班是乘坐一辆三轮摩托车回家的。四里街的砂砾路面坑坑洼洼,胖局长在三轮摩托侧板上一颠一耸,看到过去的同事,脸上丝毫没有违和之感。
 

        1986年10月,距如今整整30年前,C书记被任命为学校党委书记。知道内情的同事说,C书记之所以能够在学校和教育局之间自由往来,是因为他在省教育厅甚至更高层有关系,他后来的走势证明了这种说法。他在学校主政近7年,先是担任党委书记,后来兼任校长,再后来担任校长兼党委副书记。他在校园里,和A校长哈着腰不同,和B书记驼着背不同,而是很端庄的踱着方步,喜怒不形于色。现在我写到他就会想到一问一答的段子:你买票为什么不排队?因为我没有素质!那是缘于我和C书记唯一的一次接触。海南建省,十万青年下琼州,我当时也蠢蠢欲动,便向学校提交了请调报告,递上去很久了没有消息,经过打听说是学校根本没有讨论。那没办法,我只好到路上堵C书记兼校长。在图书馆门前,我等到了C书记兼校长。他并不理睬我,任由我诉说,自顾自继续往前走,后来可能是被我逼急了,他来了一句:“你现在要走,当时干什么要来?”我设计了他的很多回绝,唯独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就像现在承认自己没素质而插队的人,竟然一时语塞,眼睁睁看着他踱着方步远去。
 

        经营学校7年之后,C书记调去他的省城老家,在省里最好的高校担任党委副书记,他不光自己走,还从学校带走了几位他自己的心腹骨干。我不知道组织上调他的时候,C书记有没有反问:“你现在调我走,当时为什么要分配我来?”反正我知道,C书记是很乐意走了,去担任党委副职。我还听说,临走之时,他在学校门口的储蓄所取走了数目不菲的存款。C书记先是安安静静担任了几年副职,然后提拔到了一所曾经和最好高校齐名的学校担任党委书记。看看,说他上面有人不假吧。曾经,那所高校的教师对他评价很高,因为他解决了一些教师的职称问题,解决了一批教师的住房问题,但是后来没有人点赞了,因为自从他治理之后,这所学校领导班子矛盾层生,排名也从老二掉落到前四之外了。
 

        C书记离开学校之后,还干了一件非常影响学校发展的事情,这就和他的继任者有关联了。

 

以史为鉴——我所经历的单位一把手(上)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四、D书记(199208—199407)
 

        D书记也是翻档案翻上去的领导干部。他原本老老实实在老家做自己的中学老师,一心只想着把自己的几节课上好,挣点补课费让老婆孩子开心,岂料某日祖坟冒青烟,芸芸众生就他被组织相中,迅速提拔为学校领导,旋即又提拔为地方党政领导。在提拔担任我们学校党委书记之前,他已经担任了两个县市的党委一把手,可谓久经历练。
 

       高等学校级别不低,历来都是组织安排须提拔的边缘化官员的重要选项。从这个意义讲,高校的行政级别绝对不能取消,否则那箱恐怕更得腥风血雨了……
 

        D书记是接替因病去世的B书记担任党委书记的。可能在地方强势惯了,他一到学校,就做了一件令广大教职工敢怒不敢言的事情。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高校的经费是紧张的,办学条件是较差的,教职工生活条件更是艰苦的。我成家的时候,已经是工作了将近十个年头,好不容易凑齐条件分了一套30来平米的一室一厅。可以想象,我的身后还有多少望眼欲穿的青年教工。D书记既然来到学校,理应享受和他职位相匹配的生活条件,但怎么匹配,好像并没有明文规定。学校老领导住的都是早几年做好的房子,估计好房子是没有了,于是D书记在东8栋占了三套一室一厅,一层楼打通之后做了自己的居室。三个一室一厅面积于他可能并不超标,但这毕竟是三套房子,也就意味着三个青年人绝了希望。这样的做法,是D书记自己的意图,还是有关部门拍马屁,我们平头百姓就不得而知。但房子是你住的,账自然要算到你头上。而且,他在学校食堂的小餐厅吃工作餐,教职工每天都可以看到他红光满面地从小餐厅出来,大家也不知道他吃的是什么标准,总之对这种地方政府官员习以为常的作风非常反感,那位身为市政协委员的逻辑老师还把此事反映到了市委。于是,D书记到校不久,就给自己争取到了一大堆反对票。
 

        D书记还有一件事,似乎说明他这人要么是不识时务,要么是盲目自信。他当书记之后,学校一般的会议,比如班主任工作例会,教务秘书会议,他大部分议程并不参加,临到会议将要结束的时候,一般都在11点半之后,他老人家就端着茶杯风风火火进来,每次都是我简单说几点,然后庞庞杂杂半个多小时。班主任和教务秘书很多都是单身汉,等会议开完之后赶到食堂,虽然不是每次都饭菜告罄,但大排及狗肉、青蛙之类好菜肯定是没有了的。于是,年轻人的怨气自然撒到最后啰啰嗦嗦的书记身上。说到这里,谁都会感到D书记的群众基础已经是很差了。
 

        一般情况下为官,群众基础差点没有关系,对你的官位没有什么影响。看看前些年,在群众告状声中成长起来的干部还少吗?可我说的是一般情况,凡事都有例外的。这里的例外就是上级党委同意学校召开党代会,而且有民主选举学校党委领导班子的议程。现在,我不知道说D书记是过于自信,还是他真的是一个老实人。作为一个外来户,他本是没有一点群众基础的,而他连续做的几件蠢事把本是善良的群众基础都破坏了。而且久经官场的他还不知道,有人在上面也出手了,当然还有里应外合,想扳倒D书记自己上位的大有人在。党代会召开的时候,就有个头顶微秃的小个子,就在学校唯一的主干道上,拦停参加会议的党员,动员他们投谁的票,不要投谁的票。上下合力,D书记不倒台那才是奇迹。党代会闭幕式,选举结果令现场监督的市委组织部女部长目瞪口呆。当日的会议主持人正是D书记,他亲口宣布本人得票数,落选!会后,D书记是被两位年轻力壮的中层干部搀扶回家的,尽管会场离他三套一室一厅的居室不过两三百米。
 

        一位久经历练的厅级干部就这样被一帮知识分子民.主掉了!这事在党的组织部门引起了震动。从此,本地区高校再也不敢召开这样议程的党代会,直至今日。在我现在工作的学校,巡视整改意见中有一条:建校12年不曾召开党代会。这事给老学校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地方党政机关的头头脑脑们自觉达成共识,你们知识分子我们惹不起还躲得起。你们自己好好玩,恕不奉陪!


        然而,若干年后谈及此事,当年参加会议的一位非常活跃的“高层人士”表示自己是被利用了。信不信由你!


 

        五、E校长(199305—199407—200008)
 

        赶走土豪和劣绅,人民翻身做主人!这可能是党代会选举之后很多人的心态。他们长久沉浸在胜利的气氛当中,庆祝民主的胜利,青春的胜利,本土派的胜利。E校长可以成为这个胜利的标志!
 

        E校长1993年5月担任副校长并主持行政工作,很多人非常乐见其成。他是学校的首届毕业生,对学校的感情毋庸置疑,他当年的老师对学生成为自己的领导并不排斥;他是在职教师中第一批考出去的硕士,和一位当年留美的化学博士堪称文理双壁,崇尚学术的知识分子对他并不排斥;他读研的学校是上海华东师大,专业是高等教育,占据学校重要岗位的一大批上海籍人士能接纳他,奉师范教育为教育之母的一大批教师不会排斥他。所以说,E校长担任校长,绝对是众望所归。
 

        然而,E校长本人似乎并不看重校长的职位,或许他了解自己的擅长,知道自己的短板。硕士毕业之后,他本来已经办理手续离开学校,正式落户了省教育学院,但主管教学的上海籍副校长绞尽脑汁,使尽招数,终于生拉硬拽把他弄回来,先在在高教研究室副主任的位置上短暂过渡,随后委以高校第一处教务处处长的重任,后面就是快速通道了,担任副校长主持工作,1994年7月正式就任校长。E校长主政学校,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因为与此同时,一批当时被认为是年富力强的干部陆续走上校级领导岗位。大家满怀期待,相信学校美好的前程已经到来。
 

        历史往往善于和善良的人们开不太善意的玩笑。当然,首先是和E校长开的玩笑。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E校长,是在他的家乡,在简陋的乡镇大礼堂里,面对着来参加社会实践的数百热情洋溢的师生,身为教务处长的他神采奕奕登台,豪情万丈地为大家朗诵了一首自己的诗作。我就像当年被A校长升本蓝图感染一样,在长江江心的这个小岛,瞬间也被E处长的激情澎湃了。及至他接任校长,我同样满怀期待。这里透露一下,我现在似乎习惯性满怀期待了,无论是中央领导换届,还是单位领导更迭,我都会很自觉地把美好绘制一遍,超级陶醉。


        但是,教外国文学的同事老刘给我泼了一盆冷水,他的理由是:“连老婆都治不了,怎么能够治理学校?!”老刘啊,你这不是荒唐吗?古今中外那么多妻管严,并不妨碍他们成为名人甚至伟人。气管炎伟人或名人都有谁?我还真知道三位,王阳明,戚继光,胡适。而且,老婆天天为你洗衣做饭,你为什么要治他。当时,我对老刘的见解是嗤之以鼻的,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该打脸。老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真知灼见,因为他就是怕老婆的人。原来如此!
 

        如果说A校长担任校长是一个小悲剧的话,那E校长应该算第二个,因为他们不当校长,只当处长或副校长的话,美誉度一定不会逊于B书记。关于E校长悲惨的细节不说了,说多了好像不厚道。学校升格是E校长旧话重提的,教育厅和地方党政似乎也都以他为旗帜。然而,就在各方面紧锣密鼓推进,即将到达胜利彼岸的时候,E校长竟撇下一众瞠目结舌的师生,包括他的亲密战友,自己跑到南京的一所高校优哉游哉当教授去了。
 

        离开之后,E教授再也没有光明正大地回过学校。如果是因为心中有愧,那说明他还是一个真的读书人。


 

以史为鉴——我所经历的单位一把手(上)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六、F书记(199411—200405)
 

        F书记原本也是一位地方干部,早年在机关工作,后来外放担任一级党委的副职,级别是正县。因为他不幸染病,组织关心他、照顾他,就提拔他到学校担任党委书记。虽然是提拔,可学校的事务比地方要单纯得多,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让F书记得到好好的休息。如果F书记按照组织的思路走下去,以淡泊为志,借助学校的文化优势,吹拉弹唱助兴,诗词歌赋附雅,即使无所作为,教职工还是会体谅他,因为人家毕竟是来养病的。
 

        实际上,早几年的F书记也是这么做的,可是过了新世纪的某一天,他似乎突然醒悟:原来我书记是这所学校的老大!如果F书记觉醒的时候搭档还是E校长,他可能会比较得心应手,但是,校长的职务已经有个性强势的G校长继任,这就比较好看了。也有人说,F书记在E校长时期也是不弱势的,因为他是E校长的乡长,E校长对他会礼让三分,这些内情,平民视觉好像观察不到,我要说的是我亲眼目睹的。2005年3月23日凌晨,在市委办公楼的大厅里,一群退休老干部痛心疾首地指斥他:“F书记啊,你到学校之后没有做一件好事……”其时,大厅内灯光昏暗,由上向下映照下来,F书记耷拉着脸,耷拉着手,一声不吭,显得非常苍老。此情此景,不禁让人心生怜悯,内心不由得大喊一声:官位,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
 

       大家对于F书记的不满和埋怨,主要可能还是因为头一年7月份并校的“起立致敬”。那是惊人的一幕!F书记的举动,让被代表的感到惊讶,让被感谢的感到惊讶,让不包括在内的依然还是惊讶。不知道那一刻,F书记确实是真诚洋溢的自然流露,还是惊恐失措的本能自保。但不管哪一种动机,F书记的政治形象在那一刻跌落到海平面之下。F书记是喜欢舞文弄墨的,希望有一天他放下包袱,摒除各种干扰,把那一刻的心迹真实呈现在大家面前。
 

        现在,F书记正式退休了。据同事讲,在老学校的校园里,F书记似乎比过去要开朗一些,好像更愿意、更渴望和人交往了,所以他的处境,比早年的A校长要好一些。
 
 

        七、G校长(200104—200405)


        G校长和E校长是同班同学,1993年暑期,他们同时进入学校领导班子,不过,E校长是主持行政工作的副校长,G校长则是党委副书记,此时,个性超强的G副书记绝对会感到憋屈。等到E校长2000年离开学校,经过一番努力,G副书记终于如愿接任校长职务。新校长还真给学校带来了新气象,于是,经常有人把前后两任进行对比,得出的感叹是:“如果当初担任校长的是G校长,学校面貌和结局可能大不一样了。”


        G校长担任校长之后的第一把大火,应该就是进行中层副职的全员竞聘。这本是党委书记的工作,但这阶段,F书记不是还没觉醒,还在修身养性嘛。推行这项举措距 G校长担任校长不过两个月,其效率可见一斑。本人就是乘着这股东风,误打误撞走上行政岗位的,并由此改变了自己的工作状态,从这个角度看,是要感谢G校长的。因为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经常参加学校的会议,要依次经过校长、书记办公室。我渐渐发现,大多数会议都是校长侃侃而谈,而一墙之隔的F书记与此无涉,被排除在会议之外。一大群中层干部走过书记办公室,也会像我一样,不自觉地用余光往里面瞄瞄。大家看到,F书记端坐在办公桌前,门口嘈杂而过的人流并不能让他从报纸上移开注意力。可有人说,进去开会的时候,F书记看的是那一版,开完会出来,看到他还在看那一版,而且,虽然隐约,却分明可以感到他的手的颤抖……
 

        校内的事务似乎比较容易摆平,令自负的G校长头痛的是,如何在合并升格中争得自己应有的地位。有地位才能有作为,有思路才能有出路,等等,都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他为了自己的目标可谓是殚精竭虑,用很快的速度获得了博士学位,甚至还取得了博士生导师的资格。据说在一次市政府召集的联席会议上,G校长把博导资格证书往桌上一甩,“博士算什么,看看这个!”G校长想以此打击他的主要对手,因为竞争对手此时还只是在读博士。然而,这种意气书生的出击,绵柔无力,并没有改变他在这场竞争中出局的最终命运。
 

        那个阶段,教职工感受到,学校经常有新的政策出台。大政策的出台很讲究发布时间,往往是节假日的头一天,即便不是节假日,也是双休的头一天。而且政策都是已经校行政讨论通过的,不是什么征求意见稿,而且每每发布之后,G校长就不在学校了。办公楼和图书馆的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就在大家得到文件精神传达之时,G校长已经带着几个中层干部外出考察去了。再后来人们还发现,G校长带出去考察的中层干部人数、人员都很固定。
 

        于是,教职工慢慢也不把G校长和E校长放在一起比较了。大家叹着气,耐心等,很快等到了2004年5月18日,老学校消亡,新学校诞生。在新的学校党委和行政班子里面,已经没有了G校长的名字,他追随自己的恩师C书记去了省城的那所排名滑落的高校,担任党委副书记。而F书记,则在新学校的班子里担任党委副书记,作为老学校硕果仅存的代表。
 
 

以史为鉴——我所经历的单位一把手(上)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上半场结束,中场休息七年,欢迎观看下半场!)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