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修水古村落串访记  

2015-10-20 23:13:48|  分类: 酸菜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10月20日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我之仰望修水,这个偏处九江西北的江西地域居首暨人口第六大县,犹如城府之士向往西藏高原一般。所以每到修水,澎湃的热情感受之下,心潮总是难以平复。于是这天凌晨,我在3点醒来之后就再也不能入睡了。

 

        毕业之后回到修水恬淡生活了近30年的老许,照例不顾我的婉拒笑奕奕来酒店陪我早餐。期间,他问我上午如何安排,要不要出去走走。我想,如果呆在房间,睡是一定睡不着的,却断不了要受瞌睡的侵扰,那还不如出去感受这九江的青藏高原的清新。老许看我定了主意,就说既然没休息好那跑近一点的地方,去三都看杨梅渡村的古樟群。他还笑着透露,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距今已有一千多万年的中国特产稀有鸟类、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中华秋沙鸭。多么诱人的去处,那还等啥?言笑间驱车出城东行,沿着平坦宽阔的S306省道走了20来分钟,在庙岭工业园附近,老许打了几个电话,又问了几个路人,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杨梅渡,静卧在修河上游的一座韩姓村落。紧挨着道路的是几排整齐划一却又没有什么生机的水泥洋楼,头边的房子旁边立着一块不锈钢的标牌,上面写着三行字:“修河源国家湿地公园,杨梅渡古樟群,中华秋沙鸭越冬栖息地”。这几天秋阳高照,气温不输夏日,冬季似乎遥远,所以除了常见的灰鸭和白鹭,越冬的中华秋沙鸭应该是无缘相见的。从村子的名称来看,这里应该是盛产杨梅的,而且应该还是一个摆渡修河的小渡口。关于这些,老许都给予了证实。

 

2015年10月20日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绕过小洋楼来到村后,见到的果然是个好去处!修河在这里还没有形成奔涌之势,加之挖河取沙凿深了河道,河水在这里分割成了静谧的几处小湾,河岸的芦苇和野草长得非常茂盛,给河滩添上了不少原始的氛围。就在河滩和小村之间,或巍峨挺拔,或佝偻匍匐,或枝叶浓茂,或虬干刺天,映入眼帘是十数棵形态不一的大香樟。我第一时间就起了好奇,修水属于山区,一般所见的大香樟群都在山间,为何杨梅渡村的河滩能够生存这么多的樟树?还有,这些樟树是野生还是人工手植?为什么保护得这么好?老许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把我引到一块石碑前,原来,所有的质疑都可以在上面找到答案。按碑文的介绍,这些古樟竟然是韩愈侄孙、八仙之一的韩湘子所植,如此说来,该有1200余年的历史。碑上还记载了村民对于古樟的两次大保护,一次是1937年抗日川军驻扎在此,意图砍伐樟树修筑工事;另一次是20年后,政府计划砍伐制作渡河浮桥。村民护树也有不少歪点子,他们把家中的废铁敲碎斩如树干,这样,刀锯加身便会火星四溅,村民便说是天意不可砍,于是国民党军队和共产党政府先后都作罢了。当下我便在手机搜索,发现所传植树者还有一人,即唐代“大历十才子”之一的南阳诗人韩翃,他游历江南至此,见村民都是来自南阳,和自己同姓同宗,而且此地山形水胜,于是特意驻足,相邀村民在河滩植树若干,数百年后蔚然成林,庇佑子孙。

 

2015年10月20日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本是凡人不俗行为,须得攀附卓异之士才能使其熠熠生辉,中华通例。

 

        虽然对其历史生疑,且大树根部的除草铺垫也显得画蛇添足,但不能否定树绝对是好树,于是断不了即刻在网络和朋友们分享。我在古樟群已经很陶醉了,但近年专攻“大美修水”的张蓉看得,马上发来“箔竹村:静谧深闺人未识,竹苑深处有人家”的链接,直言比这杨梅渡村漂亮多了。宣传修水几年,张蓉已成为修水人文专家,我们当然信服。爽直的老许油门一点,我们便绕过县城,奔黄沙镇箔竹村而来。

 

2015年10月20日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从黄沙镇到李村的乡道行驶了十来分钟,又来到一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山村。这时,水泥路往上变成了沙土路,而且立着一块牌子:“修路堆有石块,道路禁止通行。”老许向村民打听,说是此处到箔竹村还有六七里路。老许宅心仁厚,知道我来一次不容易,于是就说,开着看,走多少算多少,开不动了再下来走。我当然是愿意的。走了一段路,见到了施工的大铲车,向施工人员打听车子能不能过去,他们点头肯定。又走了一阵,还是松软坑洼的道路,我不禁有些心焦,倒是老许来宽慰我,说山里人的里程还我们不一样,他们说六七里不是华里而是公里,你就不要替我心疼车子,铁家伙磕点碰点不要紧的。其实这一路,风景很不错的,茂林修竹夹道,小鸟前后腾跃,微风阵阵送爽,小溪潺潺相迎,只是我们不知前路的艰难和遥远,没有心思观赏这些。

 

2015年10月20日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终于,转过了一个个山坳,凌越了几座座山头,眼见道路的开挖程度渐小,黄色的土坯墙在秋阳的映照下透过苍翠的层林散射出一些光辉,这都告诉我们,目的地就在眼前。

 

        这是一个怎样的去处呢?还真和我看过的其他山村有所区别。江南山区常见的村庄,多是背山面溪的低洼地,也有建在山地的,一般而言,那是三户五户的散居,大庄户比较少见。而眼前的箔竹村,怎么形容呢?要我说,远望之下,村子的形状好像就是半挂在坡地上的一个大兜篮。我注意到,除了几户人家门前有块三米左右宽度的平坦场地,全村再也找不到我们通常所见的晒谷道场。村里的道路自然也是台阶为主,平缓的小道最长不超过20米。在村头,我们见到了一位78岁的老者,交谈之后得知他读过小学,是他把村庄的历史变迁编成了532字的《黄沙镇箔竹自然古老村风景点简介之歌》。通过他的介绍,我们大约了解了一些山村的来历。原来,这里的村民都姓郑,是明代永乐年间从郑州荥阳迁居至此。在这里,郑氏祖先按照太极八卦形制设立村落。因为地处偏僻,村落保存得完整,据老人仍有九井十八巷、东西南北四门三十、余栋传统民居等。此地是黄沙、宁州、黄坳几个乡镇的交界点,从外面看道路险阻,实际上各处都能通往外乡。就在我们溯溪而上的时候,还真的见到了几座虽然布满藤蔓但却依然坚固的古桥。老许说老人家他们祖上为什么来到这里,老人语焉不详。过后我对老许笑笑:“自然是逃难,估计是逃满门抄斩之罪,否则何至于惊慌躲进如此深山,而设计上也是各处机关,心思用尽!”

 

        上山的道路在整修,同时,村里的房屋也在修葺,可村子里没什么生气。老人说,村子里鼎盛时期有老小300多人,现在不到十分之一,且都是老残之人,外出生活不习惯,也缺乏谋生手段,希望旅游开发之后,他们的生活有所改善。我们在村里转了转,看见村庄的格局确实保留着古朴自然的风貌,但说实话平面看不出八卦的图形;房屋修缮也能做到修旧如旧,只是井渠要么干涸要么死水一潭,所幸的是水电管线不多,整个村子依然显得整洁有序。但愿开发者眼界、境界都能开阔一点,既让箔竹村静谧深闺人尽识,又不至于让竹苑深处的人家被闹腾得再次流离失所。


 

2015年10月20日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逗留一阵,原路下山,道路依然难行,但因为心情不错,感觉速度也快了不少。在镇政府所在地简单用过丰盛的午饭后县城公干一下午,不表。晚上张蓉做东,这回劝住老许让他休息,和比他小一辈两辈的朋友聚首,场面有点意思,因为越是年长的越能喝酒,如迎波和能伟是主力,国才、振宇和颍川都有不喝的理由,张蓉和秀嫦两位淑女更是不端酒杯。现在在酒桌上,我的原则是少劝酒不贪杯,自己感到尽兴就好,所以白酒虽然只喝了两瓶,但大家兴致勃勃,饭后绕着一段修河走了两圈才不舍而分。再晚一点,颍川又陪匡辉来酒店小坐。匡辉现在主政一方,但身材如昨,腼腆依旧,难怪当初同学们称他为“妹妹”。当然,我看到的肯定是表象。

 

        随后的这一夜,睡得香甜,比头日多睡了将近五个时辰。屋里雾里古德!

 

2015年10月20日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大概是不想耽误我的休息,这天没有陪早,但不一会儿国才和颍川他们就赶来了,说难得来一趟,再跑一个去处,去朱砂村。我一听是进入了国家七部委公布的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古村,哪里还动得起推辞的念头,何况只要下午赶回九江喝顿晚酒就行,于是一行人又是出城东行,在庙岭分叉进入乡道,哐当哐当五十公里之后,来到黄坳乡朱砂村。

 

        虽然都是山村,朱砂村和箔竹村乃至杨梅渡村还是有很大的区别。背景依旧是山,依旧是群山环抱,但两道川流不息的山溪在此合流,于是有了一块锅形的还算规则的盆地,朱砂村的瞿姓山民们就聚居于此。相对于箔竹村的聚居,他们算是散居了。村民介绍,朱砂村至今已有上千年历史,保存下来的老屋大多建于明末至民国初,历史最久远的完工于1785年,最近的距今也有上百年,所以它在修水县古村落中坐头把交椅,有着箔竹村、杨梅渡村羡慕的国字号头衔。围着村子四处转过,看到老屋的名字很有股典雅的乡土气息,如三幢堂、上卫贤、下位贤、新屋里、洋屋里。细问之下,方知此处还是很有些来头的,比如洋屋里是当时修水最大的财主瞿海门之父所建,有90余房间、16处天井的三幢堂文祖堂高悬巨匾帝师万承风所题“德润花辉”,横卧古驿道的步衢桥是朱砂村子孙外出告别亲人的起点……

 

        而在我的印象中,朱砂村最独特的是两棵树,严格的说起来它们又是四棵树。一处在村口溪流的东侧,本是两棵独立的古樟,但它们就像舒婷诗中所描写的“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 ,两棵汇作一棵。一奇妙的是,它们的树枝在三五米的高处横向交叉,形成了一个能供一个健硕的牯牛往来的树洞。再奇妙的是,就在这横亘的树枝中央,亭亭玉立一棵绿油油的棕榈树,好似王冠上的单枝凤翅,赋予了大树及村落许多的生机。另一处在步衢桥上行几步,有两棵虽不高大但枝叶茂盛的杂树,根系也是盘结在一起,不是特别说明,看过去简直就是一棵树。树荫之下,有一个小小的祭坛,村民说这就是“社”,祭祀土地神的。说到了社,这里除了牌匾雕花这样的封建遗迹外,还是生产队食堂这样的社会主义记忆,看到这些,思绪想不穿越都控制不住。

 

2015年10月20日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2015年10月20日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同行的知情人士介绍,朱砂村因为戴了国字号帽子,一下子获得了300万拨款,村里雄心勃勃要搞旅游开发。我在两天间串访了三处古村落,心中难免会把它们串在一起有所比较。感觉它们是各有特质的,现在要走的道路也有些相似。朱砂村旅游开发蓝图绘就,箔竹村筑路修屋紧锣密鼓,杨梅渡村已经先行一步,但是,这样这些个虽然底蕴深厚但景致还嫌单薄的小村是否能承载人们的期望,则是我的担忧!因为我在朱砂村看到高考状元的老屋依然家徒四壁,在箔竹村看到生机中的暮气沉沉,在杨梅渡村看到已经肥胖得像爬不上牛背的放牛娃……这种忧思一旦出现,竟然挥之不去,它伴随我和修水的朋友们话别,伴随了我从幕阜山里回到滨江平原,伴随我去农家小菜赶场小聚…… 

 

2015年10月20日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