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从陶侃成才看陶母的公关意识  

2015-07-12 23:12:52|  分类: 睁眼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陶侃成才看陶母的公关意识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东晋陶侃,鄱阳枭阳溪人,他经过不懈的努力,冲破门阀政治为寒门入仕设置的重重障碍,由县吏渐至郡守、太守、刺史、都督八州诸军事,封长沙郡公,位极人臣,成为一代名将,成为永远的励志典范。要说陶侃的成才,须说其母的公关意识。
   

        作为中华四大贤母之一的陶母,事迹多散见于《晋书陶侃传》与《世说新语》等典籍,概括起来不过“截发延宾”、“封坛退鲊”及其衍生的几个小故事,但这足以反映陶母敏锐、超前的公共关系意识,本人归结为如下三个特点:
   

        1、目标高远。陶侃虽然出身算是寒门,但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平民阶层。据《晋书陶侃传》记载:“父丹,吴扬武将军。侃早孤贫,为县吏。”这说明了两件事情,首先陶家不是普通农家,他的父亲曾经是东吴的扬武将军,因此他的母亲湛氏也不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农家妇女,而是曾经贵为将军夫人;其次陶侃也不是碌碌无为,他年轻时已经出仕,只是父亲去世早,家境不好,不知道什么原因退职归田了。这样的家庭背景和个人经历是非常重要的,不像普通的农家,完全沉积在社会的底层,陶氏对官宦之途是有期许的,而且,这也决定了陶母对儿子前途规划的高度和深度。如果是普通的农村妇女,儿子能够吃上官粮,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可能就很心满意足了。实际上,陶侃初次出仕已经达到了这样的目的。一般志向的人到了这样的程度,不会轻言放弃职位,但对于陶氏这样曾经沧海的家庭,心气就不一样,他们或许以退为进,追求更高的目标。所以在儿子人生目标的决策上,陶母的眼光一定是远大的。这些在史料中虽然没有明文记载,但我们从她不惜血本的果断投入,以及对人生设计的细致呵护,都可以觉察到陶母的行为,非常契合现代公共关系强调确立公共关系目标的要义,体现了她的远见卓识。

        2、投入果断。《晋书陶侃传》有这么一段话:“鄱阳孝廉范逵尝过侃,时仓卒无以待宾,其母乃截发得双髲,以易酒肴,乐饮极欢,虽仆从亦过所望。”《世说新语》描述得就更加具体:“湛头发委地,下为二髲,卖得数斛米,斫诸屋柱,悉割半为薪,锉诸荐以为马草。日夕,遂设精食,从者皆无所乏。”从这两段记载可以看出,一是陶家和官宦交集并未断绝;二是陶家已是赤贫境地,身无长物;三是陶母见识机敏,敢下血本。秦汉之后,古代妇女已经越来越注重自己的装饰,发髻更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陶母敏锐地觉察到执掌察举制度运作的范逵的到来,正是儿子走向腾达的千载难逢之机,所以她置女性的装扮修饰于不顾,将双髲以易酒肴,甚至冒着房屋倾覆的危险,斫诸屋柱为薪为草。此外,她不仅是是厚待主宾,从者皆无所乏,这样才使得上下“深愧其厚意”、“当相为美谈”,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人生都会有一些机会,但多是稍纵即逝的,自己没有把握好,可能就永久失去了。陶母不是简单地抓住机会,而是不惜血本地创造机会,于是也为儿子创造了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目标一旦确立,就要不遗余力去实现这个目标,把提高公关产品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作为公共关系目标的核心,这些,距离我们将近两千年的陶母都做到了。
   

        3、约束持久。公共关系学告诉我们,维护良好的形象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长久的历练,陶母同样深谙此道。《世说新语》:“陶公少时,作鱼梁吏。尝以一坩鲊饷母。母封鲊付吏,反书责侃曰:‘汝为吏,以官物见饷,非唯不益,乃增吾忧也。’”这便是著名的“封坛退鲊”故事,此前还有“饮酒三杯为限”的母训。陶氏家族有饮酒的传统,这点从陶侃曾孙陶渊明的诗文可以得到印证。陶侃的酒量也很不错,他做浔阳小吏时,县衙举行酒宴,陶侃喝得酩酊大醉。酒醒后,发现母亲坐在床边垂泪,一边招呼一边责备:“饮酒无度,怎能刻苦自励,为国建功?”紧接着,对他提出“饮酒不过三杯”的要求,陶侃羞愧地点点头。从此,陶侃牢记母训,严守诺言。后来陶侃做了将军,一次酒宴上,有人向他敬第四杯酒时,陶侃说:“我今天饮酒已经足量了,抱歉不能再饮了!”旁边友人相劝:“将军,今天大家高兴,您也应该尽兴啊!”不料陶侃却哽咽起来:“家母生前曾给我规定,每次饮酒,三杯为限。我不能违背先母的禁约!”从这里可以看出,母训已经成为陶侃严格的自觉约束,所以“在州无事,辄朝运百甓于斋外,暮运于斋内。人问其故,答曰:‘吾方致力中原,过尔优逸,恐不堪事。’”正是如此自觉、严格、持久的约束,陶侃逐渐养成了惜分阴、性检厉、勤于事的习性,人们对他越加另眼相看,他的仕途也越走越宽畅。陶侃生活的年代,是一个豪强并起、腥风血雨的年代,不要说经常面对敌人,就是自己内部也经常有明刀暗箭,除了察举还有弹劾,而陶侃从一个小小的县吏,直到封长沙郡公,且年届七十有六的高寿得以寿终正寝,获赠大司马谥号,标准的善始善终。可以说,如果没有严格的自律来护身,绝对是难以达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