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忆杨国凡老师  

2015-11-18 22:25:39|  分类: 满脸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杨国凡老师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坐排左三为杨国凡老师)

 

        漫漫人生路,会遇到很多人,但真正对自己有影响的,只有那么几个。


 

        1979年的苦夏即将过去的时候,我们才在依然闷热的星子中学第二届文科班的教室里,初识杨国凡老师。彼时,同学们正处在人生的迷途。尽管当时的我们对此感受不很强烈,但同学们日后各自的发展轨迹,已经印证了这一点。


 

        恢复高考最初几年,绝大部分选择读文科的同学都是迫不得已,即便是一些文科基础不错的同学。那时流行的鸡汤语录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父母、亲友、师长、旁人,无一例外地都把读文科看成另类。而且,星子中学首届文科班的高考成绩实在太惨淡,一年苦读下来,最终只考取江西师范大学一人;而同届的理科班,有不少同学录取到了复旦大学、浙江大学、华中工学院、西北工业大学等名校。所以,无论大氛围还是小环境,都觉得读文科基本上就是走死胡同,起码在星子中学是这样。唉,谁叫你挤不进理工科的通衢大道呢!


 

        然而,是杨国凡老师改变了这一切。


 

        现在推算,当时杨老师不过45周岁光景。这个年纪,在小县城这样的地方,既可说是年富力强,也可看作过顶下坡。但杨老师,既不是年富力强,也不是过顶下坡,而是从头迈步。因为读过私塾的他,刚刚摆脱时代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各种羁绊,从水泥厂的生产车间走上了县高中的三尺讲坛。所以我们眼里的杨老师,永远是精力充沛,一身喜感。杨老师在我们文科班有三个身份:班主任,语文老师,历史老师。实际上到了后来,这三个身份完全融为一体。语文课、历史课讲到一半,他把某位走神的同学点出来训导一通,那是班主任的思想政治教育;语文课讲到《纪念刘和珍君》,他风云突变给大家猛补一段北洋历史;历史课讲到楚汉相争,他又啧啧有声地给大家背诵一段《鸿门宴》的细节描写。


 

        如果杨老师仅仅是讲课出色,同学们可能依然故我。杨老师,是以全新的教师姿态和教育方式,融入到我们的学习和成长之中。


 

        回想过去,我们大多数同学,在小学期间、在初中阶段,和老师的关系还是蛮融洽的,但进入高中之后,状态就比较波动了。我们从小学一起升上来的一届七个班,升高中时被分割成了留初三的三个班和上高一的三个班,后来分别成为星子中学1979届和1980届毕业生。这两个年级分别又经历了多次分班,有时候是几个月重新分班一次。现在,我们两届同学聚在一起聊天,说我们肯定同过班,但具体什么时候同班谁也说不清楚。当时更严峻的是,大家分明感受到了升学的压力和前程的不测。我们感受到的,学校和老师自然也会感受,频繁的分班就是校方无措的体现。正是这种状态下,师生关系也走向紧张,甚至对立,很多同学自然而然也厌倦了课堂,疏远了学习。或许是杨老师不曾有过高中从教的经历,所以授课方式不落窠臼。而且他女儿就在文科班,因此他从一开始就把全班同学当做了自己的儿女,殚精竭虑,忘我投入。夏天,他上课的标配是一把芭蕉扇、一只搪瓷缸、一本讲义稿。让我们最感到亲切的是冬天一件事,当时天寒地冻,教室窗户玻璃都没了,为了御寒,男同学当中流行起戴套头的老头帽,上课时把帽子拉下来围到脖子,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整个人变了一副模样。我们觉得很是有趣,但又担心杨老师批评我们。没想到,没过几天,杨老师买了一顶和我们一模一样的帽子,有时候还和我们一样的穿戴。此情此景,让同学们非常开心,和杨老师也更加贴心了。同学们不会忘记,杨老师的课,课堂里总是一片笑声。就在这笑声中,原本对学校的排斥之情、对学习的厌恶之感都一扫而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私下里,我们都亲切地把杨老师称为“杨国公”。


 

        杨老师是本乡本土的星子人,说一口原汁原味的星子话。好像是我们的最后一个学期,上级主管部门来了文件,要求所有高中教师都用普通话授课,这可要了许多老师特别是上了些年纪的老师的命。但杨老师一点都没有抱怨,每到上课,他都一字一顿地讲起了普通话。他的普通话实在太接近方言了,所以开始的时候,基本上是他讲一句,我们跟着笑一阵……没过多久,杨老师的普通话依然和乡土相伴,但越来越顺溜、越来越入耳。他真的是用不言之教启发我们,只要有毅力,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在杨老师和其他任课老师——地理叶房井、政治颜晓华、外语陈章甫等老师共同努力之下,我们这个班的学习状况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用结果说话吧!1980年高考,我们星子中学第二届文科班,有11位同学被高等学校录取,其中有北京师范大学、厦门大学、江西大学、江西师范大学、安徽财贸学院、九江师范专科学校等,即便当时没有考取高校的同学,很多人后来也有了良好的发展。正是杨老师为代表的一批老师,用他们的心血,不仅为我们这个文科班,也为星子中学的文科教育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杨老师在星子中学任教到退休。因为他古文功底深厚,做事认真,待人诚恳,退休之后不断被延聘到云南、湖南、北京等地担任古诗词刊物的编辑工作,年岁渐高才回到家乡,出任五柳诗社社长,继续为挖掘、弘扬地方文化献策出力,直到临终。杨老师一生著述颇丰,然而我想,他最得意的作品,还是那一批批及门弟子。特别是我们这个文科班,给他带来的自然是一等一的自豪和欣慰。因为杨老师知道,我们更明白,他是影响和改变我们人生的人!

 

 

 

忆杨国凡老师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