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修水上奉镇访遗记  

2013-07-09 17:27:55|  分类: 酸菜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武高速(S30)后段沿庐山西海北岸蜿蜒前行,湖光山色令人应接不暇。其后转大广高速(G45)前往修水,一路在九岭山脉的崇山峻岭之间穿越,景致和之前大为不同。侧目视,道路两旁满目流翠,村舍掩映其间。抬望眼,洁白的云朵挂在半空,仿佛凝固住了,静静地衬如洗碧空的广大与深邃。此等景色,让我们情不自禁地赞叹:这不就是九江的青藏高原么!

 

听了我们的议论,江湖名号“山背人”的东道主双颊生辉,他笑着补充,我们这里的路都在山里走,不像别的地方那样占用大量良田。从九江到修水县城将近3小时,从县城到我们的目的地上奉镇又走了一个小时,修水地段,真是穿桥过洞居多。刚到上奉镇,就看到一户人家出丧,孝子贤孙披麻戴孝在路旁一字而跪,匍匐磕头,恭迎抬着旗幡来吊唁的乡亲。在道路的另一侧,一字而排的是方形的组合鞭炮,噼里啪啦表达着人们不尽的哀思。山背人看出了我们的询问,就介绍起他们这一带丧葬的风俗。他说,上奉人讲究人不能在外落气,病危者要叮嘱儿孙将自己抬回家中咽气。人走后不能躺床上,应移至中堂,男左女右靠墙放。如人死外地,抬回不能进屋,门前临时搭一避所放之。送葬戴孝巾走前,抬棺者次之,最后为奏乐者。下葬连烧三晚纸,第三天圆坟,再后做“七”、“周年”等。

 

说话间,车子已行至石街村。山背人下了车,和应约在此等候的村委会王支书接上话,王支书开着他的桑塔纳在前边领路,沿着乡间不宽敞的水泥路到了山背村,山背村张支书已在自家门口迎接。我们走进张支书的家,这已经不是旧式的农村房屋,而是城乡结合的格局,有农式的厅堂,有城式的楼梯。厅堂里几位上了年纪和将要上年级的女人在打麻将,我瞄了几眼,看不出她们打的套路。厅堂正上方贴着领袖像,三位领袖,毛、周、胡。这样的选择很有意思,不好解释,无需辩论,它真实反映一个基层党员干部的觉悟和向背。看见我们进门,一个看来是张支书堂客的女人从牌桌旁立起身,为我们每人斟了一杯凉开水冲的修水茶——里边有黄豆、芝麻、萝卜干,就是没有茶叶。

 

估计山背人早就把我们的来意告知了张支书,不等我们坐定,张支书就取出一个塑料袋,把里面的东西往小方桌一倒,山背文化遗址的出土文物第一次映入眼帘!

 

山背文化,是指在赣江下游和鄱阳湖地区发现的一处距今约4300年左右新石器时代晚期的文化,它以有段石锛和红砂陶为主要特征,以修水山背遗址为其代表,与石峡文化、昙石山文化是中国东南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三种代表性文化。

 

眼前都是些粗看很普通的小石块,仔细端详,方能发现一点玄机。我拿起一块菱形的石块,用大拇指轻轻滑过,分明感觉到一股人的圆嫩,肤如凝脂的意味。玩石头的人知道,石头也有灵性,被人接触过的石头,就不再是大自然的野石头了,一定具有了人的气息。

 

张支书告诉我们,说来山背文化的发现,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上世纪50年代初期,居住在山背村跑马岭周边的村民经常有人患上无名肿痛,有村民就到山上采草药,敷在痈疽处。有一次,村民在山上发现泥巴地里有许多三角形的大小石块,形似箭头,便拾了几块带回村里,称其为“阴箭”。过了年许,一名稍有文物知识的村民专门把一块三角形石块,送到文物部门辨认。这里的工作人员看不出结果,就送到当时的省文化管理委员会考古鉴定组鉴定。结果,专家们一致认定村民所说的“阴箭”,实为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遗物。1961年,江西省考古人员在这里对地下石器发掘证实,山背文化遗址系公元前28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遗址,是长江中下游和鄱阳湖地区一种以段石锛和红砂陶为主要特征的文化遗存。于是,山背文化一举成名,成为省级保护文物。

 

看着眼前的实物,听罢张支书的介绍,我们迫不及待要去现场。山背人和两位支书相视一笑,对我们说,相见不如闻名,到时候不要后悔哦。我们说哪能呢,半千里路而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山背嘛。

 

告别了张支书的堂屋和堂客,王支书继续引领我们向前,张支书骑着他的摩托跟在后边。走不多远,就在一处黄土坡下停住了。张支书三脚两步赶到前头。这是一片略显稀疏的松林,每棵松树都被间隔着不同程度环形切割,吊上了引流松脂的塑料袋。张支书告诉我们,山民把松树租给收购商引脂,每棵树一年可以得到1元报酬。还不等我们发出感慨,他就弯身搬弄几块堆砌的花岗石,搬了几下不得动,我们劝他算了。他说,这是省上立的碑,省级保护文物的碑,怎么就让人砸坏了。看得出,他的愤怒多于我们的不解。再往前走了一阵,我们觉得植被和一般的山林无异,问他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两位支书笑笑,说4000多年了,半穴居的遗址,地面还能有什么遗存。不待我们为自己的无知羞赧,两位支书解释说,不光你们,几乎所有到这里的都会提出这样的问题。说实话,几十年来我们自己几乎都没在地面捡到过什么,出土的文物都是挖泥塘、修猪圈,最多的时候就是修高速公路挖山才见天日的。大家释然了,说我们并不后悔,既然这样也就不要寻找什么,好好呼吸一下山背的空气,登高眺远,畅发思古之幽情吧。

 

盘桓一阵下得山来回到石街村,又看见两辆车停在路旁等候,下来几个人和山背人打招呼。山背人的朋友遍山背!他们在前边领路,带着我们和两位支书,转了几个弯,下了几个坡,在路旁一家饭馆前停住,说:这已是宜春铜鼓地界,带溪乡的农家菜很有特色!

 

 

 

.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