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话说如厕  

2013-03-28 23:20:50|  分类: 满脸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洁癖的朋友请不要往下看,嘴巴里面吃了东西的朋友也不要往下看。尽管大家抬手摁摁光洁的、粗粝的、平滑的、隆起的肚皮,里面咕咕作响的地方就有一囊污秽,但眼不见为净。人人都有,人人都这样,那就叫默契,不算自欺欺人。

 

       一直想写这个话题,但总觉得会显得有些居心不良或心理阴暗,现在前边写了“包书”、“歌谣”、“零食”和“玩具”这些算是快乐的,再来写“如厕”这样的不堪应该合于情理一些。这是自我感觉,不知道对不对,大家是不是认可。并不是故意要说污秽的话题,只不过它确实是成长中擦不去的痕迹。有人说我们成长在歌声里,实际上也是成长在污秽里。

 

       如厕是很儒雅的称呼,现实生活中我是从来不用的。一般情况下说“上厕所”或“上洗手间”,偶尔也说说“解手”或“方便”,其实大家都明白,就那回事。据说“解手”还和江西有点关系。民间传说,在明初江西瓦屑坝的强制移民过程中,为了防止移民逃跑,官家将一伙人的手反绑在一起,遇内急时才将手解开,因此后来江西土话都将上厕所叫“解手”(方言念为“改朽”)。传说北方的洪洞也是如此。在解决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时,南北方言竟无差异,着实令人诧异。

 

       二年级以前,还是“拉屎拉尿”的阶段,几无印象,可见那时候对此没有要求。稍微有点记忆的就是当年是复式教育的,三个年级在一间只有半边墙的教室里上课,没有墙的那一边是另外一栋房子的屋檐,和我们从家里带来的奇形怪状的教室桌椅板凳之间,有几块木板相隔,里面摆了几个大尿桶,男生课间就在这里解决小问题。本来对此也不会有太深印象,是因为有一次有人找到学校,说家里有人得了毛病,要童子尿做药引子。虽然正在上课,但救人总归是大事,老师就让人去撒尿。平时下课了尿桶旁鸡鸡攒动,现在却谁也不肯上前。一是有点害羞,再就是有人私底下议论,说尿给人家喝了会伤自己的身。最后,终于有人勇敢地进去尿了一个小玻璃瓶子,出来时他是通红着脸的,以后有没有伤身子就无从探究了。

 

       从这以后,我对这方面的问题有了点注意。那时候家里住在公社的营业所,大小便都要去屋后坡上的茅厕。说茅厕真是简陋的茅厕。在地上挖个坑,埋上一口大水缸,在缸沿横着摆上两块木板或石板,然后三面立着围上木板或鹅卵石,条件好的加个顶,没条件的就露天,茅厕就成型了。对了,在横板之间,也就是大小便的口子,还要往缸里斜放一个木棍,应该是防止溅起粪便,这是挡屎棍,不是搅屎棍。当时于我来说,最艰难的上厕所是在夏天,印象中都是在中午。家里的经济情况没有困难到我没有鞋子穿,但鞋子就是布鞋和解放鞋,夏天穿这样的鞋子那还不如打赤脚。打赤脚玩水很惬意,上厕所就麻烦了。因为屋后的茅厕横摆的是石板,而且还是光溜溜的青石板。你想,即使有一个草棚,但三四十度的天气,太阳一晒,青石板温度有多高。记得每次上厕所的时候,一方面尽量缩短时间,另外就是脚趾头用力蜷缩,让脚板形成一个拱形,以此来减轻灼痛。这样坚持不了多久,所以脚趾头还要经常左右挪动,好在那时候筋骨还在健康成长中,也就感受不到特别的痛苦。

 

       后来建了新校舍,也建了新厕所。不是茅厕,是厕所。红砖砌的正正规规的房子,有墙有顶,遮风挡雨,男女各一半。照说从此走上幸福之路,其实也不。不知道什么时候男生刮起了一股歪风,就是看见同学上厕所的时候,就往粪坑里跑石头,所以上个厕所跟做贼似的。有一次瞄到一个同学,其他同学如法炮制,石头入坑咕隆响起的时候,厕所里也吼声如雷,不一会校长提拉着裤子冲出来。大家听到声音的时候已经知道是谁了,早已作了鸟兽散,校长吼了半天也枉然,然后时常派人蹲守,于是此事基本绝迹。由此说来,我们身边很多不好的事情,普通人喊破嗓子也没有,只有领导深受其害之后才得以整治,这也算是领导对于社会的一个额外贡献吧。

 

       那是个人工肥主导的年代,因此(以下省略250个字)。 

 

       可能是几乎每天都和这样的环境接触的缘故,经常出现污秽不堪的梦境。这个经常,一年有两三次,我觉得是经常。污秽有时候是主场,有时候是辅境,梦过之后都很不舒服。

 

       我不是一个整洁的人,很多方面都是得过且过,但惟独对厕所有些挑剔。厦大的时候,近在咫尺的芙蓉二和芙蓉四之间的厕所人满粪满,我就不远两三百米去芙蓉一那里的厕所,也是选择中午,有时候还去更远的群贤楼找干净一点的厕所。以前父母住的老房子没有卫生间,为了迎接第三代的降世,在宽大的厨房里隔了一个卫生间,顿时感觉生活水平上了一个台阶。现在去宾馆酒店住宿吃饭,对床单的清洁程度不太在意,对饭菜的口味不太在意,依然挑剔卫生间。有两次去新开张的酒店,用过卫生间之后便说,这家很快就会倒闭。我不是乌鸦嘴,但不久人家真的歇业了。中学时有段时间特羡慕毛主席,不是羡慕他能当主席,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给我当个县长都要被汹汹大众吓死。羡慕毛主席的是他能够边如厕边看书,这哪有一点污秽的痕迹哦。那时候想,若是能够如此,时时刻刻如厕都行。

 

.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