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话说零食  

2013-03-14 11:19:05|  分类: 酸菜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零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转眼正月过完三天了,昨天二月二龙抬头。现在每晚在家,边上网还得边完成一项正月的任务:消灭一袋一桶一箱的零食。边吃边回忆,20年前好像是不吃零食的。仔细想想,发现不吃零食是因为吃饭的银根都快紧缩得像一根裤腰带了,根本无零食可吃,之后是托女儿之福,分享她的一点咪咪和旺旺之类。再往前追溯,发现小时候并不可怜,虽然以商品身份出现的零食很少,但自力更生获得的零食很多,依现代的眼光去看,那还是求之难得的纯天然绿色食品。

 

       现在能够回忆起的自己最早和吃有关的壮举,还是在花桥桥北下屋王家的时候。每年冬天,村子里的池塘都要抽干水起塘泥,把一年下来养的大鱼小虾分到各家各户过年。因为只是一个自然村的劳力干活,抽水起泥的速度自然就不会很快,不愿干的时候大家一吆喝就去牛棚顶牯饼(一种压制成圆形的牛吃的草饼)打赌赢红烧肉吃。大人走了之后,池塘边便是男孩子的乐园,大家往水里抛石子试探水的深浅,憧憬一顿萝卜炖鱼的美餐。现在大家知道我是一个爱思考的人(窃喜),那时已露端倪了。别的孩子热闹一阵离开之后,我总还要独自在池塘边蹲一会,虽然没具体想到改革开放建设美丽中国,但一定和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共产主义有关。天道酬勤。就在我沉思的时候,一只爱思考的脚鱼爬上岸来。一见到它,我立刻抛弃了全世界思考者联合起来的理想,用脚一翻一转把它踢回来。记得当时的大队书记还和我开玩笑,登门说那脚鱼是大队的要归还,搞得我好紧张了一阵。这个算不得零食,叫野食。   

 

       真正开始嘴馋需要零食的时候,家已经搬到了秀峰。不错,就是那“庐山之美在山南,山南之美数秀峰”的神仙福地。你别不信,单说饮水吧,不是聪明泉的山泉,就是庐山瀑布的溪水,爽爽的一个甘甜。当时还没有这么美好的感觉,因为只有两户人家,玩伴太少。但是不久,我也发现了这里的妙处,一是开会的时候每天都有电影看,二是开会的时候每天都有包子吃,三是漫山遍野都是果子。有玩有吃,夫复何求?那时,我还不会这么文绉绉的表达,只知道把自己的脚丫子撒遍秀峰的每一个角落,去寻找那可吃的东西。

 

       有一种果实得来全不费功夫,那就是双桂堂前的桑子。最早知道什么东西红得发紫,就是这桑子。这是一棵很大的桑树,大得很多枝桠都拖在地上。每天开春,树上开出白色的小花,然后开始挂果。开始是青色,后来变嫩黄,再变桃红,终于红得发紫。因为上班住家的人少,所以也没人急着要去采摘,总是等它红得发紫之后将要紫气将去之机,大人们才在地上铺好报纸,取来长长的竹竿,一根不够长再绑上一根,一个枝桠一个枝桠小心敲打过去,几乎熟透的桑子一个个落下。有些熟烂了的桑子摔碎了,溅起紫红的浆水。树上差不多见不到紫色了,大人们收手,把地上的桑子每家分好,拿回去可以饱餐一阵了。对于我来说,可食的桑子远不止这些,因为我还知道山后几处野生的桑树,这是大人们不屑的,因为嗓子的味道不是那么纯正,但对我来说,依旧是美餐。现在再去秀峰,已经看不到双桂堂前的这棵桑树,据说是园林整修的时候,开发商嫌它难看,一顿斧子剁去了。倒灶头的开发商,可爱又可恨。

 

话说零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秀峰还有一种半家半野的果实,我们叫它尖栗。说它半家半野,也是因为树龄太长,不能确认是有人种植还是野生的,但我知道它的时候,是处于野生状态。这样的树有好几棵,多在去往龙潭的方向,康熙帝手书的“秀峰寺”碑刻在不远处和它们为伴。尖栗树和桑子树长得不一样,桑子树曲疏无定,尖栗树则是坚挺壮实,不易攀援,不易摘果。这难不住嘴馋的少年,我很快总结出了经验,每年秋天尖栗成熟的季节,每次大风过后,我就跑去树下,拨开散落在地上的枯叶,一颗颗绛褐色的硬果出现在面前,绝对一阵欣喜。

 

话说零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再说的都是纯粹的野果了,排名第一的当属毛栗。毛栗和尖栗、板栗一科,个头比尖栗、板栗小,但绝对野生,而且是漫山的野生。在秀峰的时候,只要当季,嘴馋了就上山。说是上山,也就是上个坡,因为秀峰我住家的地方,已经在山腰。尖栗、板栗都长在树上,而毛栗则是荆棘。毛栗自然是有季节的,但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每个季节都能吃到。在山上,我都是挑那些长得饱满的果实,最好已经成熟得把包裹的壳胀破了,因为这样很容易取果。包得严实也不要紧,放在地上,用脚一搓,壳儿和果粒就分开了。只要上一次山,收获一定是十分丰盛,几个口袋都装得满满的。有时候掏得不干净,衣服就这么收了起来,下次再穿的时候,口袋里还会有三两个栗子,这就是我说一年四季都能吃到的原因。后来到了县城读书,再没机会去秀峰摘毛栗,就在扬武角工农兵餐厅那里买着吃,一分钱两分钱五分钱一小竹筒,带到学校上课的时候憋不住也吃,有几次被老师发现全部给收缴了,心痛得发颤。这些吃的东西,老师收缴后怎么处置,我不知道。以后自己做了老师,也没体会过,因为推己及人,我不收缴学生的吃喝之物。

 

话说零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话说零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话说零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吃得多的还有“麦泡”。我至今不知道它的学名叫什么,看外形应该属于野草莓一类,虽然也是漫山遍野的长,但比毛栗少,而且果粒差异比较大,口感也很不同。运气好的,满口生津;遇到差的,麻得发涩。它的茎带刺,长的地方如果险要一点,手经常会挂破,所以尽管吃得多,我对它没什么好感。再排下来就是“饭米馓”,一种小小的圆果,乳紫色,口感一般,但管饱,如果肚子饿了,折一根枝,足可以叫你隔食。其他还有很多吃的东西,比如俗称刺蓬的野玫瑰的茎,杪上的那一节,折断,去皮,嫩脆生香。野山楂我们叫糖梨子,不怕酸不怕涩的,尽管吃。

 

话说零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话说零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另外,偶尔还能吃到的有“自咪”(音,即荸荠)、菱角、葵花籽之类,当然还有后来那用牙膏皮换的“打糖”(麦芽糖)、用零钱在菜市场买的大蒜头或者藠头……

 

       离开秀峰到了县城,离开了山,也就离开了各类山果。那时候的县城住房几乎都是平房,门前都是蛮大的道场,可敢种果树的不多。要种也就是单调的桃树和枣树。桃树的名称很不雅,叫狗屎桃,是不是它的果实连狗都嫌,已不可考。但狗嫌我不嫌。只是这桃这枣都在人家门前屋后,不要指望有人盛情邀请你去采摘,只好等中午,大人们都酣睡了,就悄悄出击。现在想来,我中午不午睡的习惯,应该是这时候练就的。爬到树上,动静大了,大人被惊醒,操操骂骂追出来,赶紧跳下树落荒而返。那时候县城范围很小,小孩子活动的范围更小,几张调皮的面孔大人是熟悉的,但他也就骂骂把你赶走就是,并不会兴师动众登门算账。 

 

话说零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话说零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再大一些,懂得了偷也有道,就不偷门前屋后的桃和枣了,专偷城郊蔬菜队菜地里的蕃茄和黄瓜。再再大一些,先是不耻偷偷摸摸,再就觉得嘴馋对男人来说实在是一件不雅之事(多纯粹),于是,规矩守时地进食,基本告别零食直到1994年。

 

       如今,每晚吃着眼前加工得色香味似乎俱全的零食,勾起的却是过去那些山果和桃啊枣啊的香甜,于是写下这篇文字,不是矫情,确实怀念。        

 

.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