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还年福  

2012-01-20 17:31:54|  分类: 满脸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年福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除夕之夜)

 

 

        还年福,就是祭祖宗,吃年饭。人们须备三牲祭品祭拜祖先,感谢他们的赐福。相对于此,除夕还不是吃年饭,而是守岁。 

 

        我的家乡和全国许多地方一样,过了农历腊月二十四,爆竹就天天不断,因为天天有人家还年福。还年福的形式各有不同,有人家热热闹闹还年福,有人家则关门闭户还年福;有人家在家里还年福,有人家到野外甚至是田埂上还年福;有人家年前还年福,有人家除夕夜还年福。我们这里的陈姓,月小是腊月二十七还年福,月大则是腊月二十八。为什么腊月二十七或二十八还年福,问过族中老辈,查过新老县志,均是语焉不详。有的姓则没有变通,所以民谚说:某家祖宗真好洽,月大月小二十八。

 

        小时候,我对还年福颇不以为然,觉得这是一家或几家的热闹,没什么趣味。好玩的是大年三十,每家每户都出来放爆竹,特别是同龄的男孩子,口袋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爆竹,牛牛的捏在指头上点燃,在指头上炸响,这才叫过年。

 

        然而父亲,对于还年福是极其重视的。这一天,除了母亲从早到晚的操持,父亲也很例外的开始忙碌,磨好了霍霍发亮的快刀,烧沸了滚滚的清水,洗净了散发着樟木香的榨盆,然后,一只老母鸡或大公鸡就大难临头了。尽管机会不多,但父亲杀鸡极是熟练,让我们看得如痴如醉。每天早上放鸡出笼的时候,要杀的那只就被抓住绑了翅膀丢在一边,等到水、盆就绪,时辰也差不多了,父亲就清出一块小场地,拉开架势,捋起袖子,把咯吱咯吱哀叫的老母鸡或大公鸡拎过来,带住鸡冠别住鸡头,扯去鸡脖子上毛,快刀在脖子上一抹,鲜血汩汩而出。等到鸡血流到了小半碗,鸡的抽搐基本上也停止了。父亲把鸡头往鸡翅膀里一夹,放进榨盆,用刀把鸡压住,然后倒进滚烫的沸水,不待水凉,父亲变哈着气边拨鸡毛,然后开膛破肚,然后放进沙钵,加进一些平时极少见得的黄花、香菇,只听得咕噜咕噜水开了,香味扑鼻而来……

 

        现在吃炖鸡,哪怕是号称再地道的老母鸡,我也吃不出当年还年福的鸡味。父亲杀鸡,除了留住鸡血之外,还会在整鸡入钵之后,去把鸡肠用筷子翻过,伴以面粉和盐细细地洗净,然后放进钵里。现在菜市场买鸡、餐馆点鸡,鸡血和鸡肠都是不见的。没有鸡血、鸡肠这些活性的,整巴巴几块死肉,所以现在于我吃鸡,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还年福除了吃之外,还有一个内容就是放爆竹。民间传说,谁家爆竹响得早,接到的福就多。但是,放得太早了也是要冒一点舆论风险的。于是,各家各户晒好了的爆竹整整齐齐摆在那,大人边炒菜做饭边聚精会神听着外边的声响,听到哪家按耐不住地响了,嘲讽道:“真作丑啊,还没断夜暗呢!”不待换口气,就招呼自家的几个:“放吧放吧,快去放吧!”等小猴子们放完炮仗回来,已是满满的一桌菜在等着了。

 

        父亲离世已经十几年了,基本不还年福也有多年了。多方面的原因吧。上班的人,腊月二十七还在岗位上,全家人聚不起来;特别是,少了杀鸡的人,淡了好多氛围。于是,就和大家一起大年三十吃年饭吧。

 


 

还年福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

 (大年初一在桃花源)

 

.


  评论这张
 
阅读(59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