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漫话九江——人文  

2011-11-18 15:4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江地处江南,但很多人坚定地认为,九江是一个北方的城市。

 

       这种观点并非强词夺理。

 

       九江城区人当然是九江人,当然说九江话,而九江话属于江淮官话,也有人认为是正在向西南官话转变的语言。九江话区域主要范围:东至新港镇,西至赛城湖,东南至威家、吴嶂岭,西南至岷山乡黄老门,也就是浔阳区、庐山区和九江县的大部分。而九江下属其他县,除瑞昌话同属江淮官话和九江话相近外,其他绝大部分都属于赣方言中的昌都片。九江话婉曲轻柔,韵尾可以拉长,听起来抑扬顿挫,给人一种特殊的审美感受。而以南昌话为代表的赣方言则古今声调的演变受到今声母清浊和送气不送气的影响,显得直、平、硬,有人这样调侃:“九江人吵架像聊天,南昌人聊天像吵架。”

 

       既然不同音,当然也就有很多的不同俗。由此九江市和各县的彼此认同度不高,各县称九江人为“九江佬”或“九剥皮”,而九江人也反唇相讥,称各县人则一律在县名之后加一个“佬”。本地一些文化学者认为,九江各方面发展之所以不能和区域优势相匹配,就是因为九江中心城区不能形成向心力。

 

       如果一个外地人和纯粹的九江人交谈,只要时间稍微长一点,内容稍微深入一点,九江人就会提到一句名言,:“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九个湖北佬,抵不上一个九江佬。”而且还说这句名言是湖北人自己说的,并非九江人自夸。据说湖南民谚在后边又加了一句:“十个九江佬,抵不上一个麻阳嫂。”再加的这句九江人不知不晓,即使知晓也会装着不知道。我曾经有机会接触很多湖北各方面的人士,曾经多次拿这句名言向他们求证,他们个个茫然不知所以,更有几个嘴角泛起微微的蔑视,让我觉得很是难堪。

 

       但是,我个人敬佩九江人的精明,同时,我也觉得遗憾,因为九江人的精明绝对是一种小聪明。

 

        九江是一座码头,但是至今日,依然是一座小码头。九江境内的码头曾经有过辉煌,但和现在的九江港并不相干。一是永修县境内的吴城,二是庐山区的姑塘。吴城位于永修县东部、鄱阳湖西岸赣江和修河的汇合处。由于它接章贡之流纳修潦二水溯赣水而达南粤穿鄱湖而入长江承东启西引南接北得天独厚的区位使吴城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像朱元璋大战陈友谅等许多重大的战事都发生在这里。国泰民安时这里又是商贾云集之所旧时与景德镇、樟树、河口并称“江西四大名镇”,素有装不尽的吴城,卸不完的汉口之誉。姑塘位于庐山东麓、鄱湖之滨,距九江城区13公里,三面环水、一面依山,其水运要冲的地理优势、货物集散地的重要地位非常突出,是鄱阳湖入长江唯一黄金水道的通商口岸和商品集散地。清雍正元年(1723年)设立九江钞关姑塘分关, 日有千人作揖,夜有万盏灯明是当时繁华的逼真写照,现存的海关遗址和沿湖岸的残砖碎瓦依然可以印证昔日的兴盛,姑塘全盛期商号千百家,人口逾两万,为古城浔阳所不及。

 

    即便是小码头,也是不愁回头客的。码头是商品经济的产物,相对于农耕社会的稳定,码头的服务对象是流动的、随机的,所以因之而起的码头文化多少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局部的修正。重义轻利的儒家思想在这里被更多的逐利行为所取代。

 

       九江人好面子,很要强。曾经有很多这样的人,一个人出门,全部的家当也随之出门。现在你在移动营业厅还能见到一个九江人用难得的高嗓门向营业员申诉,说自己前几天交的30元话费怎么一下子就用完了。九江人做事怕吃亏,而且绝对不能容忍自己吃亏。现在你去九江的大街小巷,看到很多房子都是顶着街道建造,寸土必争的架势,搞到最后,自己的回旋余地也没有了。像以前四星的的奇士大酒店和三星的柴瑱宾馆这样的大建筑,门口连个停车位都难找。

 

       九江有一条著名的道路,叫南湖支路。它之所以著名不是因为它有多么多的特别,仅仅是因为它上下班高峰时的拥堵。用建设部门的术语我说不来,这么给你介绍一下,这条路长不过两公里,包括非机动车道的两车道的宽,整体完工于上世纪90年代末。就在这样的一条小支路四周,却分布着多家市级大单位:地税局、国土局、检察院、日报社、农业局、农业开发银行,让人觉得既好气又好笑的是,建设规划局也在其中。从中,可以看出九江的短视。 

      

       另外,九江人也容易自满,显得墨守成规。

 

       上世纪90年代初,九江城东修建了一处交通枢纽,叫长虹立交桥,由上海一设计院勘探设计、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兼上海大学终身校长钱伟长先生题名,可谓高起点、高规格。那是交通流量还不是很大,所以通往城郊的一处公交车站就设在下桥的匝道上。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过往车辆日益增加,这个公交站台经常成为拥堵点。每到上下班高峰,匝道一不畅通,就祸及主桥。如果遇到大雾天气高速封闭,大量过境车辆进入市区,整个城东的交通便会陷于瘫痪。一位上下班天天打此经过的九江学院教授愤愤不平,写了一篇投诉信《立交桥上设公交站,荒唐!》,中共九江市委机关报《九江日报》还予以全文刊载。可愤愤归愤愤,刊载归刊载,公交站依然故我,你堵,或者不堵,我都在这里,其奈我何。

 

       短视的好强、低档的自满,造就了现在让九江人纠结的南湖支路和长虹立交桥。当然,这都只是缩影,都只是典型。 

       

       九江下辖各县当中,比较有特色的是都昌人和修水人。

 

       都昌和修水,都是九江的人口和地域大县。都昌全县总人口81.5万人,总面积2669.53平方千米。修水总人口77万人,面积4504平方千米,是江西面积第一大县。同时,都昌和修水都是九江的文化大县,娟秀的湖山,悠久的历史,丰盈的物产,孕育了两地灿烂的乡土文化,陶铸出两地一代又一代人杰。都昌有历史名人陶侃、江万里等,修水则以黄庭坚和陈门五杰陈宝箴、陈三立、陈衡恪、陈寅恪、陈封怀为自豪。

 

       都昌和修水,因为地域广大、人口众多、文化璀璨,形成了他们相似的性情。相比于九江其他县区,都昌和修水人更尚理崇文,也有更多的自傲,性格比较矛盾。都昌和修水人乡土观念极强,只要走出县域,来往就相当频繁。只是比较而言,都昌人的排他性稍强,而修水人在维护乡亲纯洁性的同时,也能够较多接触外乡人。都昌很大部分乡镇地处滨湖地区,历代打渔为生。因为水面不像陆地有那么明确的分界线,所以水域纠纷也比较多,因此都昌人性格中有彪悍的一面。小时候听坊间传闻,说解放前都昌与鄱阳渔民为争抢湖洲大规模械斗,其中一方伤亡较大,愤恨难平,就把俘虏的对方幼儿扔进石灰池中。所以后来见到都昌人颇有些忌惮,再多些接触,发现都昌人还是儒雅的一面多些,于是确认坊间传说不过是传说。

 

       ……

  评论这张
 
阅读(840)|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