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九湖路  

2011-01-02 09:08: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湖路 - 南山野人 - 南山野人

 

       此刻,室外纷纷扬扬飘着今冬第三场雪的絮花。站在阳台上,透过有些雾气的玻璃,望着行人顶笠穿梭、车辆轰鸣驶过的九湖路,不禁生了一些感慨来。

 

       20多年前,刚刚分配到九江工作的时候,单位门前有一条东向公路,经此驶过的不多的客车前玻璃上边竖着一些牌牌,让人们知道这是到彭泽、都昌以及波阳、景德镇的省道,大家并不知道它的正式名称,只是跟着以九江到最近的一个重要城镇的简称作为它的称谓。下一站最近的一个重要城镇是湖口,于是,这条路就被称作九湖路。

 

       那时的九湖路,从九江东出城唯一道路三里街引出,在单位门口和九星公路分界左拐,下坡,经过一口大水塘继续东去。当时尚无车道的概念,只是感觉九湖路不宽阔,两辆大卡车相会都要减速,互相礼让。因为车辆不多,年轻的我们,傍晚经常三三两两沿着它散步,春天感慨金黄灿烂的油菜花,夏季看看水里悠悠的小鱼虾,秋天摘几片枯黄的梧桐叶,冬季踢踢薄雪覆盖的泥土。不为什么来,也不为什么去,就是这么走走,现在想起来,才知道那就是了无牵挂,心旷神怡。

 

       后来,九江市在单位门前建了一座长虹立交桥,全国政协副主席兼上海大学终身校长钱伟长先生为它题词,可见其当时的荣耀和地位。因为长虹立交桥之故,大水塘被填埋了,九湖路也改了道,从立交桥的匝道引出东行。这时,来往经过的车辆渐渐多起来,多是满身泥污的后八轮,还有几十个车轮的平板车。然而道路依然窄小,所以时不时会出现一些小堵车。于是我们也不去那边散步,纷纷穿越建设中的长虹北路和一片翠竹林,改走白水湖了。

 

       再过不久,单位紧挨着九湖路建了两栋宿舍,我和很多同龄的同事们搬到这里。不经意间,与九湖路为邻已经整整13年。

 

       我们1998年初顶着鹅毛大雪搬家的时候,九湖路还是依然繁忙的九湖路,但2000年底九(江)景(德镇)高速公路通车之后,车辆急剧减少,特别是大型车。宿舍门前的这2、3百米一段,突然冒出些许爿爿的门面,堂堂通衢省道渐渐败退为九江市庐山区五里乡的一条集市街了。

 

       细细盘算,这条小街还真应了那句老话:“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有基层政权——村委会,有政法机关——乡派出所,有金融机构——信用合作社,有赚外汇位列前茅的民营服装厂、有纳税大户汽运公司、有财大气粗的中国移动网点、有专治难言之隐的“老军医”诊所、有高层吃肉下层喝汤的石化灌气站、有方便大家的小农贸市场,还有钟点房旅馆、副食品超市、复印店、裁缝店、棉絮店、小吃店、药铺、铁匠铺、剃头铺、农药店、电器维修点、摩托修理店,等等。

 

       这里的店家都很好打交道,吃几回早点,你可以把帐记着,等凑了一个整数一齐付了。急急忙忙回来才发现早上忘记买菜,就站在自家阳台吆喝,让小吃店炒两个菜送上来,反正他知道你的口味。衣服掉了线,送到裁缝店,想什么时候取就什么时候去,人家叠得整整齐齐给你保管着。万一哪家店小二走了眼,开价多了一两块,等你取东西的时候,老板一定反复告诉你哪里多加了什么什么,总归是没占你的便宜。

 

       要说九湖路名头最大的店铺,得算是一家浴室,叫“世纪浴室”。牛吧,谷歌地图上都可以搜索到它的大名。其实,不过是一台锅炉、几间民房。我没去过那里边,倒是见它挺能与时俱进的,“世纪浴室”四个字霓虹灯闪亮,偶尔还弄个牌子出来,上面羞答答写着“豪华单间”和“双人雅室”字样。

 

九湖路 - 南山野人 - 南山雅人

 

       紧挨着“世纪浴室”的是一家才开两年左右时间的没有招牌的早点店,一对说青年就是青年说中年也算中年的夫妇开的,带着两个孩子。夫妇俩哪里人不知道,听口音不是周边县区的。男人很少做声,总是埋着头在案板上忙乎。女人一脸和善的笑,谁要少个一毛两毛的没有,也笑着把馒头包子递给你。他们的店面很小,估算也就20平米左右,前半是案板和炉灶,后半被隔成上下两层,白天看见,上面都卷着棉被,应该是四口之家的居所。有时候看见小孩子趴在上面做作业,天气晴好的时候,也摆着小凳子在门口,就着没落山的阳光和路灯写字。都说做早点很辛苦,此言不虚。好多次因故凌晨2、3点回家或出门,都看见他们的小店灯火通明,热气腾腾。去年的一天回家,一辆小车在路旁停了,驾驶室钻出来的竟然是早点店的男人。我很吃惊,继而很有些愤懑。吃惊的是貌似家徒四壁的人,竟然可以拥有私家车;愤懑的是这样的男人没责任,买车自己享受,而不是购房为妻小改善生活环境。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我不论吃惊还是愤懑,都只是在自己心里。前不久我再去买早点,发现换了一对很年轻的夫妇在经营,女主人和以前的女人有点像,就多事问了几句,才知道现女主人是原女主人的表妹,而原男主人已经携家小去深圳发展了。

 

       往回走的时候,暗暗为自己曾经的臆测羞涩。

 

       看看身边这条九湖路,想起了它多年来“街景”的变化。现在,九湖路已经成为正式的名称,立交桥匝道口立着路牌,五里乡已更名为五里街道,这条短街也成了社区。高速开通之后,它曾有过短短的沉寂,其后就挤满了吱吱作响的自行车,后来取而代之的是轰隆隆的摩托车,现在则是锃光瓦亮的小轿车。是啊,街道窄小依然,但门头招牌渐渐光鲜起来,新近还开张了时尚的奶茶店和鲜肉店,各色小店充满了活力。支撑这活力的就是,每一个不显眼的小店里边,都藏有一颗颗充满着向往的心。

 

       九江新的市政规划有修建长虹东大道之议。通车之后,它将和现有的长虹大道、长虹西大道一起,成为贯穿九江东西方向的一根轴线。待到那时,九湖路可能更加边缘化。而我,也在另处有了自己的新居,下一个冬季雪花飘起的时候,可能就要和九湖路告别。

 

       然而,九湖路和九湖路上的人们,仍将继续上演自己平凡的趣事,并不谢幕。

.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