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月明人尽望 不知落谁家——“奋斗妹”记事  

2009-08-09 11:4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人王建有首诗叫《十五夜望月》,全诗为:“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不知怎么回事,咀嚼这首诗的时候,我眼神正扫过在里屋做作业的“奋斗妹”,紧赶着又想到了父亲,已经辞世整整十周年的父亲。

 

       细细想来,我现在对“奋斗妹”的开导,似乎而又确然有了父亲当年的口吻和口味。

 

       和父亲一样的口吻应该是不奇怪的,除了无可奈何还是无可奈何,除了语重心长还是语重心长,谁叫“月明”人尽望呢!当年的父亲,见识、眼界自然不及我现在,所以他除了焦灼之外恐怕更是无计可施,他的絮叨我自然是听进去的少顶撞出来的多,于是,他只有把他的期望放在每天清晨对我起床晨读的督促上,一年的时光,他陪着我不睡懒觉,所幸“秋思”终于落吾家,这是足以令他欣慰的。

 

       而我,现在竟然觉得有了父亲的口味。其实,父亲究竟是什么口味,我也说不清道不明,确切记得的只有小时候打开茶碗盖他的烟味。那时候不像现在,人手一个甚至几个各式的茶碗。“奋斗妹”的那个,是不容旁人碰的,如果偶尔趁她不注意用了恰巧又被她发现,一向懒懒的她会立即拿洗洁精加牙膏狠狠地擦拭洗刷一番。我还记得父亲临终前的口味,那是一个病入膏肓久卧病榻老人的口味,自身的、药物的、食物的混杂,这是我断断不能忘却的。

 

       我现在的口味,自然不是所记得的父亲这两种口味,但我又确定和父亲是一样的,也使我感到奇怪。

 

       “奋斗妹”对我的态度,比之我当年于父亲,客观的说,那要友善得多。我的揣摩,一是因为我的开导不多不频,点到为止且有礼有节,她有些把柄在我手上,证据确凿,不由她分辩。二来毕竟是女孩,有点叛逆性却不会走极端。于是,她对我经常使用的是两个字:“好嫌!”

 

       而今有了父亲的口吻和口味,“奋斗妹”也是明白一干人对她的苦心和期望。嘴上的“好嫌”不要紧,只是心中要装着“明月”,来年丹桂飘香之时,要让它落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