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山雅人

自在园

 
 
 

日志

 
 
关于我

本、约。不敏、直趣。南山牛、一根筋。认真工作、享受生活。资深教育者、随性读写客。旁观历史现实、热衷乡邑风情。七情六欲乐为主、山珍海味辣在先。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杂感  

2009-04-06 17:5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杂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的博客

        清明杂感 - 南山雅人 - 南山雅人的博客

 

       传统节日气氛日淡,居庙堂者顺民心重民意,清明和端午、中秋各增加了一天公休。不可小看就只增加了一天,时间上、空间上、心理上似乎多了很大的回旋。

 

                                                                                       一

 

       乡下、城里各做了一次清明。乡下的坟都是土葬,一个个坟头高耸,很气派,还能讲点风水。特别是那些先富起来的家族坟墓,一座坟墓就是一个小庭院,院墙,门狮子,石凳石桌,一应俱全。城里的公墓,坟一个挨一个,叫人联想起上下班高峰期的乱哄哄公交车站,挤得上车就不错了,想牛逼也不得施展。我一向以为:活,要活在城市;死,要死在乡村。不过现在土地吃紧,好一点的风水之地也开辟了旅游区,乡下也开始建公墓,提倡火葬了。再者,所谓公职人员,死后必须安葬在指定的墓区,否则就是违反殡葬管理条例。像许世友将军那样“生为毛主席尽忠、死为老母亲守孝”,能开几回特例!

 

                                                                                      二

 

       现在很多人都觉得清明的热闹不输春节,而且还没有春节那么多的禁忌,缅怀故人之后,还是可以酒宴放松(新故人家除外)。很多地方都有吃清明的风俗,一个家族的,每家贡献出桌椅板凳、锅碗瓢盆、鸡鸭鱼肉,当然还有人丁,在本族的祠堂里,八仙桌摆开,酒用坛子端,菜用脸盆盛,个个开怀。以前出嫁女是不能参与的,现在移风易俗,来的都是客,只要你愿来。我自己亲族的清明没吃过,但是多年前和一位朋友去过他的老家,那时候吃清明因为政治的、经济的原因还在蓄势,但他老家处深山之中,老的东西保留得要多、要完整,菜是素一点,酒是薄一点,那一次吆三喝四的排场至今不能忘却。

 

                                                                                       三

 

       乡下的墓群多是家族性的,一个姓有一个大致的范围,在这里,先辈们虽然不能完全保持生前家庭的尊长有序,大致还能体现得出来。城里公墓则多是按报到先后安葬,我在给长辈鞠躬上香之后,便去看看他的左邻右舍,竟然发现不少年幼于我的,不禁嘘嘘而生感慨。就拿近日说吧,四天不断的酒宴,每次白酒半斤以上,且能分辨出家猪肉野猪肉味之差异,相比这些魂归荒野的,能说自己不是幸福之人吗?

 

                                                                                       四

 

       很多朋友带着幼小的儿女来扫墓,大抵是要培养孩子不忘本的意识,也期望自己身后,坟前也燃着一炷香。我也是这样做的,但没有这样的指望。就一个独生孩子,在本地就不要说了,如果不在,还能指望她舟车劳顿几千上万公里回来给你磕个头?在墓区,就听到一个两三岁的男童问他的父亲我们到这里干什么,父亲回答来看爷爷,男童问爷爷是我们家里的为什么不和我们住在一起,父亲回答爷爷已经去世了……人类就是这样,不能数典忘祖,否则和禽兽无异,但是忘却也是必然的,否则后人怎么背得了那么沉重的包袱。

 

                                                                                      五

 

       现在注重山林保护,不管是乡下的还是城里的墓地,都悬挂着“严禁鸣放鞭炮和焚烧纸钱”之类的条幅,不过今年清明三天假正好是雨中和雨后,所以管理就人性化了一点,鞭炮零零星星有,烟雾也不时升腾,给阴森的墓地带来了阳间的生气。城里的墓区还有不少拉琴弹唱的“艺人”,他们很老练地找准对象,也不管是否情愿,就站在你身后演奏起来,歌目也是五花八门,什么妈妈的吻妹妹找哥泪花流木兰从军,钱多钱少都可以打发,但一点不给可能是不行的。只是这拨走了,又来了一拨,烦。卡拉OK再动听,这么短时间连来两三场,生者、故人恐怕都受不了。





                                                      初登海南 悼念父亲

                                                                                                 2016.4


        多年前,也许是四十年前,因为父亲,我三兄弟对海南有了第一个印象。


        父亲那时还年轻,长得精瘦精瘦,在县农业局工作,普通职员。当年,出差机会是很少的。有一次竟然被单位派去海南搞稻谷育种。也不记得去了多久,总之第一次离开我们那么久。


        在我模糊的记忆里,他回来说了好多稀奇的见闻,带了好些稀罕的贝壳和珊瑚。我唯一记清他说的事,是坐解放大卡车几千里路回的老家,大家带的育种种子和生活用品多到装不下,竟然把一个完好的镔铁锅扔掉了!听得我妈和三兄弟同时啧啧发声,那个年代,丢弃一个好好的镔铁锅,简直相当于现在平白无故地扔掉一个iphone那么令人不舍和惊奇。带来的稀罕东西里,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朵白色的珊瑚,珍重地养在一个装了水的瓷盆里。水中滴上几滴红墨水,珊瑚的孔洞结构就把水吸了上去,竟然整株成了粉红色。回忆这段事时,妈妈补充说,你爸说海南的妇女作田时背一个背篓,看到老鼠和蛇就抓起来扔到背篓里,回家就做菜吃掉!当时把我们骇的嗬嗬做声。


        这几十年,我三兄弟几乎走遍了全国各省,但是奇怪的是都没来过海南。我是一个随缘的人,对专门去哪个地方玩是毫无冲动,在新疆些年迎来送往,各大景点我除非是来了非去陪不可的人就懒得去,直到离开新疆我都没去过喀什,其实来过两个将军,我都安排办公室主任陪去了。所以至今,我也没出过国。对海南,除了父亲的那段记忆,也没有专门来玩一次的冲动。
这次机缘凑巧来海南,开始没有特别的感觉,直到上了渡轮,突然想起我这是在重合已过世父亲的路,我对这趟海南行程的感觉变得庄重而认真。


        清明将至,女儿代我回去扫墓,谨以此文纪念父亲。





.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